robots
王文峰博客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王文峰 
部队: 雷达33团  军教连 
部门: 转运站 
职别: 战士 
电邮: 03548621669wang@163.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好!从踏入军营之日起,转眼已快三十年了!回想起部队的日日夜夜,令我们终身难忘。如今,借网站这个载体,我们又可以见面交谈了。希望战友们常联系,再叙战友情谊。 
所有篇目(共8篇)
 

这是对 王文峰 个人博客主页第 6752 次访问

 

标题:

写给儿子的几句话 

发表时间:

2022-10-12 13:52:02 

更新时间: 

2022-10-12 13:52:02 

关键词:

几句话  


                  写给儿子的几句话
                        ——王文峰
   一直在想,
   你是爹的歌,爹的诗,是爹的远方。
   无论遇到多大的挫折,
   我依然会无比坚强。
   因为,生活中还有你——我唯一的,也是全部的希望。
    爹已不再强壮,经不起岁月沧桑;
生活的重负,以后要你来扛。
    儿啊,整理毕衣装,打点好行囊,
攥紧爹交给你的接力棒,去实现你的人生愿望。
    爹知道,等待你的将是狂风巨浪,浩繁的荆棘布满路上。然而,你还是得,勇敢的向前闯。
    不要踯躅,不要惆怅,更不必忧伤;尽管,前程是那样的迷茫。
     风雨中,你要振翅飞翔;山谷里,你须翻越蔽障;搏斗时,最终要战胜魑魅魍魉。
    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许你会得到他人的赞赏,还会获得无上荣光;但不管怎样,绝不能自我狂宕。
    也许你还会尊无二上,也可能无限耀煌,但还要时刻记住,家中有年迈的爹娘。因为,父母的恩情无法丈量。
    成就一番事业,少不了朋友相帮,功成名就后,又怎能把情义弭忘?
    不要求你文章徜徉恣肆,气势豪放,不强求你腰缠万贯,富甲一方;更没有,奢望你仕途坦荡,青云直上。
    只希望,你能够脚踏实地,勤勤恳恳,敬业爱岗;而不要,蝇营狗苟,装模作样。
    日日做事,并非逼着你废寝忘食,也不需要你如痴如狂,但不可以拈轻怕重,贪图安享。
   做人,要不愧不怍,磊落轶荡。既然决定堂堂正正,不管是在职场、官场、甚至是战场,都应该挺起胸膛,勇于担当。
    孩子,俺知道你是爹的好儿郎,一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
    记住爹的嘱托,为国之强大,家之兴旺,力所能及,贡献力量。
    爹在村口的坡上等你,等待我儿胜利返航,衣锦还乡!
                         2020年11月3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2-10-12 13:52:02| 阅读 110
评论 (0)
 

标题:

生产小队的一天 

发表时间:

2022-10-6 13:12:32 

更新时间: 

2022-10-8 15:00:59  更新者: 王文峰

关键词:

生产小队  

               生产小队的一天
                   ——王文峰
    太行山晋中的舂季,虽然大部分庄稼已开始锄草间苗,但依然有几种作物未进行播种。因为这里主要是以种杂粮为主,而有些种类是有着严格季节性要求的。如莜麦、荞麦、黍子等。
   所以,早晨从起床至吃早饭这两个小时,全队人马就合理安排在诸户就近出粪,为即将要播种的作物准备底肥。
    村东边土崖头上的天空,虽然还散布着些许星星,然而已明显泛出几丝微微的灰白色。这个时候,队长那熟悉的、带有点女人细调的声音就喊开了:“大伙赶紧起来!西堰上的人都去大臭家出猪粪,崖边的人去二圪蛋家担茅粪!”他沿着高低不平的胡同边拐弯,边重复吼着。
    随着吱呀呀的街门声,人们陆陆续续,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分别挑着箩筐或茅锅,到了各自所在地。
   人们自觉并顺从地按照队长的分工,有的负责在茅房执茅勺往起掏大粪,有的在猪圈里往圈外铲猪粪,而大部分社员则是挑粪。
    早晨社员之间相互搭话是不多的。人们默契地配合着,挑着担子穿梭在胡同里,只听见脚底踏着磨得溜光的石头,而发出特有的脚步声。
    猥琐的二猫还是不甘寂寞,挑着一担大粪,驻足向正在做饭的二圪蛋媳妇问:“二嫂,吃甚饭呀?”
    “能吃甚?馇馇。”(较稠的棒子面糊糊)
    “炒甚菜呀?”
    二猫还要问下去,二圪蛋媳妇便捂住嘴:“臭煞呀!快走哇!”
    “臭哩?进茅房掏一阵子茅粪就不臭了!不是说掏茅粪不臭,炸油条不香吗?”见二圪蛋媳妇不待搭理他,二猫一脸窘态地怏然走开。
    当鲜红的日头被朝霞簇拥着,在村东土崖头上露出半边笑脸的时候,队长下令:“大伙散工吧!前晌统一都去红土坡锄豆!”
    舂桃还没来得及喝完最后一口粥,便发现三萍已扛着锄头,站在了她家院中等她。她匆匆撂下饭碗,急忙与三萍往地里走去。
    村里百分之九十的土地,都遍布在岭上,而这些岭地,因为土壤贫瘠且交通不便,只适合种一些产量低,生长周期短的农作物。如谷子、大豆、莜麦、荞麦、土豆、胡萝卜与黍子等。山坳间的平地,则一律种产量较高的玉茭。
     连绵起伏气势雄浑的太行山,有的层恋叠嶂,有的奇峰罗列,有的千沟万壑。 我们家居住的地方,则是一个土丘与白砂石混杂的地理环境。
    山上,既无东北古木参天的苍松翠柏,更无江南那郁郁葱葱姹紫嫣红的植被。土沟与山壑间,偶尔冒出几颗杨柳树,坡上则零星生长着青蒿、狗尾草、艾草、酸枣藤等。
   劳力们走到地头,也算走了不短的路程,坐下来略等齐后来社员,便开始锄地。
    这里春季雨水很少,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地方。故此,地里比较干涸。队长依然是一马当先,锄两垄走在最前头。只见张张锄头翻舞挥动着,不时映出道道银光,疏松的地皮被划破后,荡起了团团土尘。细心与有经验的老社员,认真地弯下腰,把长在豆苗间的杂草用手薅起来。不一阵,人们已是汗流如注。
    劳作间,说一阵子趣话是肯定的事。其内容基本上是两方面的:前两个小时肚子不太饿的时候,说的是男女之间的事情,而后两个小时肚子咕咕叫的时候,就转到吃的方面了。
    自然少不了二猫打头。
   “春桃,找下婆家了没?”
   “俺不大哩。”
   “那玩意儿,一撑就大了!”
    冰雪聪明的春桃倏地面颊绯红。旁边小六他们几个,也会意的发出了一阵笑声。队长不反对社员们逗趣,笑声反而能使疲惫的身躯得到一些缓解。
   每块地的面积不大,人们锄完一块,自觉地挪到堰下的另一块接着锄。不觉得,好几块大豆已被锄得焕然一新。接近晌午,兴许是都饿了,小六问:“二猫,你说油条香,还是扁食(饺子)香?”
    “还是油条香!”
    “扁食香!”三萍说。听他们几个这么一说,几个劳力纷纷流露出不同的表情,有的甚至淌出一丝口水。其实,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这是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现象。
   随着体力的下降,已是晌午时分了。队长竖起锄柄,鞋子在上面用力磕几下:“散工哇!后晌都去柳树湾锄山药蛋!”
   男男女女的社员们,有的坐下脱鞋磕掉里面的土渣,有的找块小石头擦擦锄板,便陆续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各家吃的午饭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玉茭面。玉茭面就是这里的主食。平时是没有白面吃的,每家只有来了亲戚或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白面。仅用玉茭面无法做成丰富的面食,因为它没有粘性。所以,就在玉茭面里掺进少部分“榆皮面”。(用榆树皮和根磨成发粘的粉)这种面大大增加了面的粘性,可以做成抿尖、猫耳朵、饸烙、剔尖等。饭熟后,大伙从来没有在饭桌上吃饭的习惯,而是端着一大碗饭,坐在街门口的石头上,或者是蹲在两街旁,边吃边侃。
    午后,年龄大一点儿的老头端碗面汤蹲在街门口喝着,一些年轻社员则还在酣睡。这时队长又喊开了:“赶紧都起来,起来往柳树湾走了!”
    微风飘过来,其间夹杂着植物与泥土的馨香,沁人心脾。
    如果春季雨水充足,山药蛋的禾苗一定是直楞楞墨绿色的,而且叶子上还长满了一层白绒。而今年显然缺少雨水,从而幼苗显得有点儿蔫吧。第一个跳下地的自然还是队长。大家依次排开,又开始了下午的劳作。锄山药蛋,除了松土、去草外,还得把土涌在秧的根部,这样才能使山药蛋结得更大。人们娴熟地劳动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社员,不时指拨着刚刚辍学的年轻后生,教他如何锄庄稼。
   平时在地里见到的,基本上是这样的阵势:队长干在最前头,身后跟着副队长与几个要求进步的积极分子,然后是身板强壮的小伙,再下来是年轻的姑娘们,最后是年龄偏大的社员。只见大伙儿的锄头锄入地皮,瞬间把土层划破,发出了呼啦呼啦的响声。
    两个小时后,已经锄完了数块地 。队长在地头喊道:“大伙吃袋烟哇!”
   所谓吃袋烟,就是休息片刻的意思。于是乎,大家有的到地边把锄头横倒在地,坐在上面休息起来。姑娘们则两个一对,三个一群,去堰下、土丘后等,找个避开男人目光的地方,撒尿去了。抽烟的男人们聚到一块,把自己的烟袋锅子伸进别人的烟口袋里,相互交换着抽。四叔脸上洋溢着几丝得意,掏出半盒火车牌香烟,递给身旁的俩人:“吃一根洋旱烟哇!”
   “啊呀,工人小子(儿子)又给你买好烟了?”
   四叔点点头,脸上更显出几分怡悦。
   “听说东头秀花寻下工作汉了?”
三萍问。
  “嗯,在县上化肥厂当工人哩!”
   几个姑娘不自觉地发出几声唏嘘。在当地,能找一个有固定工作的汉子,是村姑梦寐以求的目标。而城镇户口一般是不找农村户口姑娘的。秀花之所以找了个工作汉,是因为她生得俊俏,而男方丑陋,双方各取所需。关于当时姑娘们择偶的标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干二军三工人,死也不嫁给你受苦人。(农民统一称:受苦人。干部、工人,包括城镇户口的人统一称:工作人。)
   “西头梅梅好像也寻下汉了,家里条件不赖,有三大件。”有人说。所谓“三大件”,指的是缝纫机、手表与自行车。
    大家正聊在兴头上,此时队长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动弹哇!”大伙便相继回到自己的垄背上,锄了起来。
   一阵无声的劳动,气氛稍显窘迫,有点儿令人无所适从。一只麻雀飞来,落在了地边的酸枣藤上,上下摇曳着。兴许是触景生情,二猫边锄着,哼起了开花调。
   “山麻雀飞在圪针上,得病得在,妹妹呀,你身上。”
    唱毕,三角肉眼皮底下那一双贼溜溜的黑眼珠子,朝春桃斜视过去。而春桃则毫无感触,漠然置之。见她没有理会,又唱到:
   “谷地里带高粱不一般高,人里头挑人,妹妹呀,数你好。”
    然而还是没有引来任何一位姑娘的注意。
   天色渐晚,社员锄地的速度显然慢了下来,而且相继不时朝西边的山梁望着。只有日头从那里落下,才能真正盼到散工。此时,两个七八岁的男孩,哭着找上地来。
    原来,是二圪蛋的大小子抢了国强儿子的水果糖,而对方又打了他,从而俩孩子哭着上地告状来了。二圪蛋媳妇斥责道:“你抢人家糖做甚?”
    “俺也要吃水果糖!”
    “吃甚水果糖哩,人家有爸爸,你没爸爸,你光有爹!”
    在村里,多年形成一个潜规则,孩子的父母如果是干部、工人(包括农民合同制工人)或城镇户口,则都叫爸爸妈妈,而父母都是农民,则都叫爹娘。不言而喻,叫爸爸的有钱,叫爹的没钱。孩子黑黢黢附满污垢的脸上,清晰地现出两道泪痕。二圪蛋媳妇赶忙从兜里掏出上地时顺便在路边摘的两把干酸枣,分别装在俩孩子的布袋里,才哄肯不哭。
    家乡的落日是一幅美丽的图画。红彤彤的太阳辛苦了一整天,似乎也困了,想躲到西边的山梁下休息。队长望着似塔似螺,依岭而建,层层叠叠的梯田,脸上掠过一丝欣慰。是啊,这简直就是一幅画面。农民才是真正的画家。
   “今日早点儿散工,后寨赶庙会唱戏,年轻人们去瞧戏哇!”队长发话。其实不用他说,年轻的小伙与姑娘们即使走上十里八里,也都会去的。因为并不是大家爱看戏,重要的这是一次男女交流的机会。
    回家路上,男人戴着草帽,女人围着头巾,清一色的扛着锄头,排成长长的队伍,显得有几分威武。天色已暗,顺岭望下去,只见坐落在山坳的村庄,家家户户屋顶上的烟囱已冒起了烟柱,开始烧炕。灰白色的烟云盘踞在村庄上空,形成了一个厚厚的平层,甚是壮观。在这平层下面,清楚地听到四爷赶牛入圈的吆喝声,奶奶呵斥孙子的责骂声,三明家黑虎的狂吠声。
                 2020年11月28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2-10-6 13:12:32| 阅读 236
评论 (3)
 

标题:

孤云(外三首 

发表时间:

2015-5-20 21:37:27 

更新时间: 

2015-5-21 19:49:09  更新者: 王文峰

关键词:

孤云  

                                          孤 云

                 无心无肺自在游,

                 看尽地上宏丽楼。

                 日暮自有天宫住,

                 不知人间买房愁。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5-5-20 21:37:27| 阅读 1083
评论 (3)
 

标题:

祭父 

发表时间:

2015-4-4 20:52:07 

更新时间: 

2015-4-6 6:07:41  更新者: 梁世忠

关键词:

  

                                         祭  父

             枝醒草伸又清明,

                岗前岭后瑟瑟风。

                花开鸟鸣尽未知,

                只见亲人哭亲人。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5-4-4 20:52:07| 阅读 1213
评论 (4)
 

标题:

伤百元大钞 

发表时间:

2014-6-13 13:23:29 

更新时间: 

2014-6-16 10:00:11  更新者: 赵平虎

关键词:

小令三首  

               水仙子

              伤百元大钞

   不进草舍寒门,错入红楼高庭。伤断田间农夫筋,损裂府第达官名。急处不救人命,闲地换取古董。何日均贫富,甚时知浊清?

 

                    一半儿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4-6-13 13:23:29| 阅读 1293
评论 (3)
 
   

共 8  篇,第1/2页 下页  末页

 
浏览时间:2023-2-3 1:25:19
Copyright © 2006 - 2023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