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杨刚 
部队: 军直 唐山机场 北空训练基地 
部门: 军司令部航行处,机场警卫连、航行调度室,北空训练基地航行科 
职别: 警卫战士 译报员、技师、参谋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我们是阶级兄弟,我们是从地震废墟中逃出的灵魂,我们是绝版的战友,我们还要相聚! 
所有篇目(共55篇)

标题:

空六军京津沪沈苏鲁战友降临敦化 卌年前地震不死幸存老兵普大喜奔  

发表时间:

2016-1-22 19:48:36

更新时间: 

2016-4-25 17:01:40  更新者: 杨刚

关键词:

战友聚会 敦化  

  [这是对本篇第 2056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空六军京津沪沈苏鲁战友降临敦化

卌年前地震不死幸存老兵普大喜奔

 

     2016年1月15-17日,空六军敦化老兵迎来了地震时期的京津沪沈苏鲁患难与共的战友一行25人,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麓牡丹江畔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友聚会,其场面之热烈、情感之浓郁、印象之深刻,空前绝后,回味绵长,令人难忘!

     一个多月以前,我们敦化战友陈建中、王维学、李辽吉、刘立清、李福才、邹立臣、薛才、孙晓华、曲龙湖等得知以杨天庆为首的二十多个战友要来敦化看望四十年前的老战友,个个喜出望外,奔走相告,并做好了各项接待准备工作。15日十六点半,当25名战友乘坐的大巴车出现在敦化市同悦居宾馆时,一条六米半长并用朝汉双语书写的巨幅标语映入眼帘:“空六军京津沪沈苏鲁战友降临敦化 卌年前地震不死幸存老兵普大喜奔”,完全出乎意料。原来敦化系属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在自治州境内,无论公众场合的什么字号、牌匾、站点,包括火车报站一律双语。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是,从旅游大巴下来,杨天庆、郭玉峰他们给10个敦化老兵一人搬了一箱子北京二锅头、一只北京烤鸭。更出乎意料的是防化连的战友李福才和郭玉峰的见面礼。在宾馆大厅里,李福才见到了郭玉峰:“1976年新兵连在党峪二号洞维护哨杀猪,我把肥猪吹鼓了,你非得要吹。你也不懂,抱住猪蹄就吹,一顿下子把我吹饱的气儿给放了,还弄了你一嘴猪屎。我现在看到你的嘴,好像就又看到了白牙上沾的猪屎!”郭玉峰无语、无奈、无言以对。良久,郭玉峰说:“怎么跟杨刚说的一模一样!”我说:“这就说明情况属实。”

   是晚,欢迎晚宴在洪福小厨房大宴会厅举行,我做了简短的开场白:“热烈欢迎关里的战友来到东北,我们敦化战友普天同庆、大快人心、喜出望外、奔走相告!”尔后,王维学战友代表敦化老兵致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词。然后大家推杯换盏开怀畅饮。参加这次聚会的有1970年入伍的老兵,他们在地震后不久就带着累累伤痕复员回家了;也有1977年入伍的新同志,他们正赶上空六军震后最艰难困苦的岁月,新军部建好了,服役期也满了;还有大量的战友都是在地震中负了伤,并带伤抢救难友立下军功的功臣和伤残军人。这些人中有的是未曾谋面的“空六军战友网”网友,也有些是一起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战友。这次聚会给大家搭建了平台,患难与共的战友同叙悲欢离合,共述似海深情。大家尽情地说呀、笑啊,结果,酒没少喝,菜却没咋吃,最后打了好几大包。正是,战友会战友,就是喝大酒。

    16日,在7名敦化战友的陪伴下,25名客人走进了深山老林,徜徉在林海雪原。但见长白山麓古木参天,牡丹江畔茫茫一片。林欢说:“林海雪原空气零污染。”都说俺们山里的孩子进城发傻,感情城里人进山也疯!只见他们下了车,呼喊着,飞也似地奔向大自然,就像白云要投入蓝天,小鹿奔向森林。有的跳跃着栽进没膝深的雪壳子里,有的则在雪地上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儿,还有的唱起了“穿林海跨雪原”这经典的唱段。我说,“你们干哈玩意儿,吵吵吧火儿地,看想招来黑瞎子。”他们立时就不嚷了。消停不一会儿,有人问,回到山里你怎么说话都变了?我说,“文明是有环境条件限制要求的,比如温度零下三十度到零上四十度之间有文明有文化,超出这个范围就没了。比如今天,你们好几个手机冻得死了机,我的照相机也一直显示断电告警,都是这寒冷天气惹得祸。我刚才说干‘哈’玩意,‘哈’就是‘啥’,因天气太冷,实在张不开嘴,sha啥,s发不出来,只能免强发出ha哈。”大家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这样的。

    谷宇平说:“那也没有你们东北人那么招呼客人的,什么‘闺女,快脱衣服、上炕’,啥意思!?”我说:“这正体现了俺们东北人的热情好客和科学与文化的积累。比如俺们敦化,隆冬时节室内、外温差有50多度,从外边进屋里,如不脱了外衣,大衣的寒气继续往里杀,那啥时候才能暖和过来?脱了外衣,再上了炕,屋里的暖和气儿立马叫人暖和过来。这难道不是科学、文化和待人的热情?”

   王国良问,这里离夹皮沟有多远。我说:“夹皮沟不是一个真正的地名,原本是夹‘屁’沟,所有的山沟两山夹一川都叫夹屁沟。后来绘地图不能写‘屁’呀,于是就改成夹皮沟。夹皮沟我们敦化就有好几个。就像太原的‘迎泽”大街,其实就是‘蝇子’大街;北京的‘辟才’胡同,其实就是‘劈柴’胡同。都是一样的顺理成章。”

    宋云华问,那牡丹江离你们这有多远哪?我说:“牡丹江和牡丹江市是两码事。《智取威虎山》里说‘牡丹江一带全解放了’,说的是牡丹江市。真正的牡丹江,就发源在俺们敦化。离这疙瘩不超过十里地有一座山峰叫牡丹峰,山上的冰雪溶化而形成的涓涓细流就是牡丹江的源头,它逶迤流到黑龙江的宁安、东京城、镜泊湖一带,一个大的都市就叫牡丹江市。牡丹江发源在敦化,流经敦化的城市、农村,但在俺们敦化不叫牡丹江,叫大江,因为在城北还有一条支流叫小石河。忽然,有人惊叫说发现了野兽的脚印,会不会是黑瞎子?陈建中说:“这可能是狍子脚印。”我吓唬他们说:“看看,这是新脚印,不让你们叫唤,非叫唤,把狍子都惊起来了!”

   今天去的所在正是东北著名抗日英雄陈翰章将军当年打游击的“密营”,陈翰章将军就是敦化人,王维学的老家翰章乡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密营”就是抗联战士栖身之所,或是木楞子,或是马架子,或是地窨子,都是些远离村庄山高沟深僻静的地方,缺吃少用,条件艰苦。小时候学校请抗联老战士讲革命传统时说:抗联战士在这冰天雪地的山林里,十天半月吃不上一顿饭,咋办?他们就喝蜂腊。蜂腊到肚子里就凝固了,撑着胃,还可以吸收营养,十天半月也不觉得饿。等什么时候找到吃的了,首先烧开水喝,把肚子里的蜂腊化开,拉出去,再吃东西。什么时候又没吃的了,再熬蜂腊喝,再撑起肚皮。当然,蜂腊也不是好找的,什么也没有了,就吃树皮、草根儿。陈翰章将军被日本鬼子追杀,找到后被切开了肚子,结果,里头全是未消化完的草根子。日本鬼子不得不佩服,于是,列队、脱帽、向将军鞠躬,一声雷喊道:“中华民族不可战胜!”并恭恭敬敬地把将军的头颅切下用药水泡上,送到哈尔滨供奉起来。如果说八路军、新四军等关里的军民抗战八年的话,俺们东北抗联则打了十四年,而东北人民受日本鬼子的奴役和所进行的反抗又何止百年!

   魏延华说:“咱们在这摆个姿势合个影吧。”天庆说:“对。今天,杨刚他们把咱们带到沟里来......”话音未落,我抢道:“不是沟里,而是沟儿里,里不能轻声念。极言山沟之远,不是说水沟之深。”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这时天庆说,咱们到隔沟相望的山林里合影,大家都撒开了照相,肯定别有一番风趣。于是大家通过小桥来到沟对面的山坡,我喊着叫大家摆好姿势,并压低镜头,在对面沟边找好我自己的位置。我目测沟的宽度距离有30多米,避开沟壑最宽的地方,估计10秒钟能跑到位。于是,我打开照相机自拍钮,摁动快门,一边口念倒计数10、9……,一边迅速跑到沟边,顺着积雪的沟坡速降沟底,这时数到4、3……。突然,沟底的薄冰被我踩穿了,大皮靴一下子陷进淤泥里,但我的身体仍然向前窜着,只听腰部“咔嚓”一声,我就栽倒在山坡上,嘴里还念着2、1……。后来回放照相机,照到了我的帽头,如果不摔倒,我完全可以按计划跑到位,留下一个圆满的合影。五天后,眼看腰疼不止,就到医院拍了片子,原来腰椎错位、骨裂、肌肉撕裂。50天后,我的腰部竟表出血迹,一片青紫,就像胎记。正是,不是我把天庆他们带到沟儿里,而是天庆把我带到沟里了!

    凭着我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健壮的体魄,腰疼不是事,宋文育、谷宇平两位大姐给我贴上了膏药,继续坚持着向沟里走,顺利地下山,并开始享受王维学、李辽吉他们提前给预订的农家饭。除农家特色外,还享受着具有敦化特色的狗肉。朱明义大姐说:“你们敦化狗肉怎么也没有咸淡味呀?”我说:“这正体现俺们敦化民主、自由、包容和多样化的文化特点。狗肉本身没有盐酱,但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蘸狗卤子、清酱、醋、辣根、辣椒酱等,而南方的花江狗肉则是做好的,就是一个辣,体现的是‘强奸’文化,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享受美味之后,我们一行32人下山回城,正好路过我家祖坟。我说:“这就是我的归宿,我的位置都预留好,那一片松树林子的莹地就是。”冯骏问:“你老家离这远吗?”我说:“不远,‘我的老家,就在那个屯’:离祖坟二里地的大岗屯就是我的老家。”她又问:“老家还有什么人?”我说:“俺爹1946年就进城了,俺们这一辈基本上也没有什么联系了。”正说着,车子开过了一座江桥,我说:“看,这就是大江,也就是地图上标注的牡丹江”。大家有些失望:太窄了,也就几十米宽!

    今天晚上是我做东,宴请来敦化的战友吃敦化的特色北山生产大队“猪肉大全”。我说:“敦化,乃穷乡僻壤,眼下又是青黄不接,也拿不出什么东来西慰劳大家。今天请大家吃的是杀猪菜,喝的是60度的小烧锅酒,这都是过去我们过年才能享受的好东西,今天拿出来请大家品尝。但是,凡是屯下的,就是街里的;凡是农村的,就是城市的;凡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为了大家的身体健康,干杯!”沈阳老兵张铁忠说:“你们敦化的60度小烧锅酒赛茅台,好喝,不醉!我喝了有3缸7两半。”正说着,陈建中拿出胰岛素注射器,掀开肚皮就扎。我忙说:“老陈大哥您这不行啊!怎么还掏枪啊?打多少单位?哎哟,二十多个单位呢!不喝不行?!一个月以前我还在给我亲哥哥打胰岛素,现在已然归了祖坟了。”李福才抢白道:“这算啥?我这也有一枝枪”。说着,抠抠掐掐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枝胰岛素注射器,真是……

    田青说:“主食吃什么?净给我们吃豆腐渣了!”李福才说:“看看!杨刚我叫你每桌都去介绍一下是什么菜怎么吃,你不听。吃糟贱了吧!田青,你们家豆腐渣这样的?这是小豆腐,是营养最丰富的豆制品!不懂,回家奶孩子去!”搏得阵阵笑声。我问田青:“想吃什么主食?”田青说:“面条、饼都行。”我说:“那就钢丝面打卤,帖饼子。”田青说:“能不能给我们点细粮吃啊?”我说:“到俺们大队就得吃配套的主食,肯定好吃!”果然,主食上来了,我一忽悠如何好吃,大家都抢着吃。尤其饼子配咸鱼,更是味美。

    我们东北人特别好客,俺们敦化人贼拉实在。一桌12人,12个菜,剩了有一半:那盘子老大了!所以今天的晚餐天庆交待,减量!我减了俩菜,一桌10个菜,最后还是剩老鼻子了!我说打包,刘立清不让,说埋汰。我说:“埋汰啥?都是咱们的战友”。于是打了好几大包,尽是肉。第二天中午吃旅游饭时,桌桌盘朝天碗朝上。我说昨天都是肉你们不吃,今天后悔了吧?这是后话。

    17日,敦化之旅最后一天的行程,拜谒正觉寺和清祖祠。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清朝满人的祖先布库里雍顺居然出生于我们敦化,此前闻所未闻。

    三天的旅程很快就结束了,大家怀着依依惜别的深情,离开了敦化,告别了战友。大家回到各自的家乡后,敦化气温骤降:白天零下18度,晚上零下33度。有的庆幸没有挨着冻,也有的后悔走早了,没有赶上真正的冰天雪地,准备的“行头”还没都用上呢!

    我说:青山不老,红旗不倒,后会有期。

 

空六军京津沪沈苏鲁战友降临敦化 卌年前地震不死幸存老兵普大喜奔

左起:杨刚、田青、邹立臣、崔玉泉、林欢、马剑波、刘涛、刘立清、谷宇平、王国良、宋文育、王维学、冯骏、陈建中、高玉英、卢长庆、朱明义、魏延华、宋云华、周学军、陈建福、郭玉峰、李辽吉、杨天庆、李福才、张铁忠(家属未参加)

  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麓,牡丹江畔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友聚会

“热烈欢迎关里的战友来到东北,我们敦化战友普天同庆、大快人心、喜出望外、奔走相告!”

邹立臣在欢迎仪式上

“穿林海 ,跨雪原,我气冲宵汉”

 

魏延华中枪

王国良中枪

高玉英中枪

刘涛中枪

谷宇平中枪

林欢中枪

宋云华中枪

在陈翰章将军的密营。

我打开照相机自拍,摁动快门,一边口念倒计数10、9……,一边迅速跑到沟边,顺着积雪的沟坡滑落沟底,这时数到4、3……。突然,沟底的薄冰被我踩穿了,大皮靴一下子陷进淤泥里,但我的身体仍然向前窜着,只听我的腰“咔嚓”一声,就栽倒在山坡上,嘴里还念着2、1……

看,冯骏的装束

宋云华的貂皮帽子长了白霜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清朝满人的祖先布库里雍顺居然出生于我们敦化

敦化正觉寺

亚洲最大的铜佛像

依依惜别,敦化的战友

依依惜别,敦化的冰天雪地

依依惜别,林海雪原

 

  

评论(共 16 篇):

  评论者: 赵伟华

发表时间:2016-3-1 15:14:56

天寒地冻不觉冷,热情能把冰雪融,祝战友们身体健康!!!   

 

  评论者: 吴长海

发表时间:2016-3-1 13:15:58

还是东北战友实在啊。   

 

  评论者: 刘祺云

发表时间:2016-2-29 23:25:07

祝贺战友敦化相聚!!!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6-2-10 18:26:34

平虎给哥哥全家拜年了。   

 

  评论者: 殷维明

发表时间:2016-1-29 11:37:30

祝贺战友们敦化聚会!在林海雪源玩的那么开心。   

 

  评论者: 殷维明

发表时间:2016-1-29 11:37:14

祝贺战友们敦化聚会!在林海雪源玩的那么开心。   

 

  评论者: 谷宇平

发表时间:2016-1-26 23:09:49

人生美好,生命无限,青春不老。   

 

  评论者: 徐同联

发表时间:2016-1-26 9:58:47

祝贺战友们在林海雪源玩的那么开心。你们开心,我也快乐。   

 

  评论者: 胡胜华

发表时间:2016-1-24 14:28:21

为永远年轻的战友们喝彩!   

 

  评论者: 张玉武

发表时间:2016-1-24 9:07:31

老兵们的精神,自强不息,友谊地久天长!   

 

  评论者: 马建平

发表时间:2016-1-24 7:11:56

感叹生命的力量,盛赞老兵的活力!   

 

  评论者: 肖伟强

发表时间:2016-1-24 0:08:47

祝贺卌年前地震幸存老兵敦化聚会!   

 

  评论者: 罗永志

发表时间:2016-1-23 16:22:48

都是现代的杨子荣,祝福战友们在林海雪原上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尽情地享受这远离尘嚣、没有污染的大自然的快乐!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6-1-23 12:21:40

活着真好!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6-1-23 9:06:20

雪国是你们敞开的胸怀,你们是雪国的开心果。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16-1-22 20:58:17

为“年青”的战友们点赞!   

 
   

共 16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0-2-28 10:09:24
Copyright © 2006 - 2020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