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姚念龙 
部队: 空24师   
部门: 司令部机要科 
职别: 科长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战友是陈年的酒,越久越醇;战友是清澈的水,越淡越真;战友是远方的客,越走越近;战友是难忘的人,越想越亲。愿战友永远保持年轻的心、纯真的情、强壮的体、幸福的家。忘掉年龄、忘掉恩怨、忘掉烦恼、多想战友。 
所有篇目(共680篇)

标题:

一震惊魂40年(1)  

发表时间:

2016-5-2 11:45:19

更新时间: 

2016-5-6 12:31:47  更新者: 姚念龙

关键词:

文学 军网十年 唐山地震四十周年  

  [这是对本篇第 1225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一震惊魂四十年(1)

 

姚念龙

 

离唐山大地震40周年(1976.7.28)的祭日越来越近了,近日反复看了几遍杨刚战友写的《天上一日 人间千年》,被文中生动的语言、鲜活的场景和感人的故事所打动,有时看得还眼眶湿润,加之文中的图片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不免也勾起了我一些酸酸的回忆。

 

一、一震惊魂

727日这天,也没感到与以往有什么反常,全天我们都在搞着标图训练。当时我在空24师司令部作战科标图班,师部位于河北遵化县城偏西南约15公里处的羊角山下,在山的背面,号称中营区。机场跑道在山的南面,去机场要翻过一个山口,那地方叫捣药口。跑道南面紧挨着一个叫八间房的村庄。当时为各团代训的标图员已回各团去了,因他们不需要训练远方标图,师标图班的新兵训练也已接近尾声,在边跟班边训练。夏季是飞夜航的旺季,经常要飞到凌晨一点多。师指挥所在羊角山下的山洞里,山洞很大,山南山北是贯通的,歼5、歼6能放下两个团的飞机都不止,师指挥所就在洞库里东侧又开辟了一片天地。中营区较集中的那一片,共有5栋用楞石砌起来的二层楼,南面是3栋,最上面的一栋(东)是70团飞行员住的;中间是师司令部的,上面有作战科、训练科、军务科、机要科,一楼东头是侦察科;下面一栋是教练机的。三栋楼的后面(北)这栋,楼上是师政治部,楼下东头是领航科,西头是直政科和机务处,中间是标图班,楼门往北开;与此楼相对,中间隔着一条沟的那栋楼就是师首长楼了。我记的很清楚,那天下午师保卫科朱科长家属来队,住在二楼西头,宣传科李干事的家属也在二楼住。

这就是中营区南面的一溜三栋楼,左侧最下面的就是教练机的楼,往上一个是师司令部的南楼,再往上就是70团的空勤楼了。右侧这栋楼是我93年离开后为70飞行员盖的空勤楼。(拍摄于2015年春节)

这是师司令部南办公楼。二楼西头是机要科的宿舍和办公室,中间是通信科,东头是训练科;一楼西头是军务科,东头有侦察科,好像还有过机务处。墙上一个垛一个垛,是地震后为了加固楼房后做的。原来都是“楞石砌大墙”,现在全披上了平整的外皮。(拍摄于2015年春节)

那天天气没感觉很热,也可能是在山阴的原因吧,晚上睡觉都要盖上被子。那时候我们都是毛蛋孩子,睡觉特别死特别香,平时耳边经常响的声音就是飞机的轰鸣声。睡梦中,仿佛飞机的轰鸣声还在响,有点烦,怎么今天的夜航这么晚呀!不对,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闷,好像要掉进无底深渊一样。这不是飞机的声音!坏了,苏联放原子弹了!今天要是跟班就好了,据说洞库是能防原子弹的,这都是当年深挖洞、广积粮的产物,洞库门有半米多厚。边琢磨边把被子往头上拉,把头包了个严严实实,试图包上头原子弹就伤不着我了。这时又听到整栋楼都乱了起来,扑扑腾腾,又喊又叫,我睡觉的房间窗户也被敲得山响:小姚小姚,快出来,地震了!我住在一楼的北侧靠楼门口的那个房间,一屋住了4个人,一个是我高中的同学朱运忠(后来复员去了贵州),另两个是我同年兵湖南的战友,一个叫刘维信(很不幸,后来在师副参谋长的位置上英年早逝)、一个姓项,后来也复员了。听到喊声,我迅速爬了起来,一把我抓起手电(从师部去洞库指挥所要走好一载山路,所以每个标图员都配了一支手电),遢拉上拖鞋,拉开门就往外跑,其实这时已经不震了。楼前黑乎乎站满了人,大家惊魂未定,这时忽然有个人一个箭步又穿进了楼里,谁?是宣传科李干事,家属还没下来呢!黎明前的黑暗慢慢在消退,这时人们才发现各自穿的衣服都很少,尤其是刚来队的家属,大家各自又回到了房间穿上了衣服。

这时全师唯一的一辆小轿车(华沙)从汽车连开了过来,师首长要到下面查看灾情。当时的师首长我还能清晰地记着:师长段祥禄、政委杨志福、副政委白云飞、参谋长吴世友、政治部主任封谨,副参谋长有袁克诚、肖德忠等。小车开着大灯,一道白光直射过来,段师长的夫人李阿姨当时穿的衣服也很少,可她情急之下不知从哪拿了一把伞,只见李阿姨大伞一撑,把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并对着小车直喊:别开灯、别开灯!当时还有李亮副政委的夫人,好像也是李阿姨,是师司令部管理科的会计。

师首长下去查看灾情去了,大家也不敢再进楼内,怕有余震,天还黑,也看不清楼房震成了什么样,就在一起议论纷纷,猜测着震中在哪里,有人提议,打开收音机,看能不能收到唐山台,不知是谁真的迅速跑到楼内拿出来一个收音机,来回叽叽哇哇拧了半天,没有任何信号。坏了,震中别真的就是唐山。那些家属在唐山的干部一下子个个都紧张了起来。天慢慢亮了,查看灾情的首长回来了,场内营房没有倒塌的,遵化家属院房子也没倒塌。但沿途民房和遵化县城里面的房子倒塌不少。听到这一消息大家稍稍舒了一口气。

这就是当年部队遵化家属院住的房子,包括部队营区楼房的墙都是用这些楞石瓦子垒的。(拍摄于2015年春节)

大家查看楼房,有的地方出现了裂纹,墙根下掉了不少水泥渣子。都是楞石砌的墙,这一震就是不倒里面也没有筋骨了,大家还是不敢在楼内久留。大概八九点钟的样子,只见一个人踉踉跄跄从营区大门口走来,说要找师首长汇报灾情,要向中央报告,唐山没了,百分之八九十的房子都夷为了平地(后来知道何止是百分之八九十)。好像宣传科李干事还认识此人,此人可能是唐山市委的一名工作人员。李干事问他吃饭了没有,那人说哪有饭吃,我能活着拦个车跑来已是万幸了。李干事赶紧跑步到下面地勤灶为这人端来了一些饭菜,也没见这同志吃几口就放下了。

说实话,凌晨(7.28)的那次最大的地震倒没感觉到多么害怕,因为知道是地震了就已经震完了,幸亏楼房没塌,塌了也就啥也不知道了。最害怕的还是当天下午四五点钟那次6级左右的余震。负责训练我们标图的是标图班副班长,1971年兵,好像是湖南连源的,姓什么……来着?一下想不起来了,班长倒想起来了,是73年江苏武进的,好像叫殷(尹)庆光。当天下午,副班长非要让我们进楼训练,把门窗全部打开,认知大家正在集中精力训练的时候,余震开始了。到底都是小伙子,一个个蹦到桌子上迅速从窗户穿了出去。可穿出去爬起来再往前跑就跑不动了,地面就像大海里上下巅簸的小船,爬也爬不动。刘维信边爬边骂副班长,怨他安排在室内搞训练。楼墙在哗哗啦啦地掉着水泥渣子,整个墙就像酥了一样,爬地慢喽就有可能被倒的楼房砸到。锅炉房烧暖气的大烟囱在来回地摆动,烟囱口往上冒着黑烟,往下掉着灰渣,噼里啪啦地响,上下左右地摇晃着,好像再多震一秒钟它就有倒下的可能,可它就是坚持到最后也没有倒下,让人那个揪心啊!2015年春节我回老部队,看到这个烟囱已被拆掉,只剩了个一米多高的茬子。

     这就是地震没震倒,后来被拆掉的锅炉房大烟囱剩下的一载,我1993年底随部队调往天津杨村时还在,而且之前一直都在使用着。(拍摄于2015年春节)

 

    (待续)

 

2016-5-2

 

  

评论(共 6 篇):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6-5-6 12:31:47

谢几位老兄的光临!佩民兄说得对,下午那次余震确实惊心动魄,别说跑了,爬都爬不动,我想那次余震得有近7级。   

 

  评论者: 闫民校

发表时间:2016-5-5 11:31:57

难忘1976祸不单行,期盼2016国泰民安。   

 

  评论者: 张佩民

发表时间:2016-5-4 11:30:30

地震时遵化也这么严重,幸亏营房没有倒塌,我和念龙老弟一样的感受,夜里的地震是个什么样子,没有亲眼看到,可下午的地震着实非常吓人,眼看着地面像筛罗一样的南北长距离错动,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   

 

  评论者: 蔡国富

发表时间:2016-5-4 10:12:44

人祸可以预防,天灾难以避免,愿中华大地国泰民安,祝灾后重生的战友们长命百岁!   

 

  评论者: 费金鑫

发表时间:2016-5-3 22:41:39

姚兄的文章越来越厚重了   

 

  评论者: 马建平

发表时间:2016-5-3 15:52:26

娓娓道来,惊心动魄,图文并茂,记忆犹新。期待念龙兄的后续篇章!   

 
   

共 6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0-7-6 3:04:16
Copyright © 2006 - 2020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