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杨刚 
部队: 军直 唐山机场 北空训练基地 
部门: 军司令部航行处,机场警卫连、航行调度室,北空训练基地航行科 
职别: 警卫战士 译报员、技师、参谋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我们是阶级兄弟,我们是从地震废墟中逃出的灵魂,我们是绝版的战友,我们还要相聚! 
所有篇目(共55篇)

标题:

乡关漫漫四千里 烈士英灵终未还  

发表时间:

2019-12-5 7:58:15

更新时间: 

2019-12-7 9:50:58  更新者: 杨刚

关键词:

父子隔空对话  

  [这是对本篇第 710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乡关漫漫四千里  烈士英灵终未还

──熊模海烈士与父亲熊自强老伯的隔空对话

 


      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夺去了年仅22岁的熊模海同志生命,父亲熊自强老伯得到儿子牺牲的通知并说埋在唐山机场墓地,终因家庭贫困无钱扫墓、上香。

 

 

 


      43年过去了,新近成立的重庆市巴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出路费以了却熊老伯扫墓、上香的心愿

 

 

 

 

 

  


     熊模海同志1973年入伍到杨村场站场务连,8月份被空六军张朝一副军长选为警卫员。

      1976年5月熊模海同志提干到空六军司令部当保密员

 








      地震时身负重伤的熊模海同志被我和卢立军同志冒死救出后不久即被转运到唐山机场,在那里得到了机场卫生队的及时救治,还与张副军长夫人和公子张云哥哥相见,尔后就再无人见到他。

 


 

 


      1976年底清理机场临时墓地、火化尸体时也没找到他,从此,他从人间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鬼。熊老伯一直以为唐山机场有一座墓地,儿子就埋藏在那里。四十余年,梦魂牵绕,86岁高龄的熊老伯终于来扫墓、上香了,却扑了空... ...

      (以下是隔空对话)

 

 


 

四十三年了,

唐山,

我早就想来看看。

1976年地震恶魔降临唐山,

我儿小海罹难。

小海,

爸爸想你呀!

那是一万五千八百天。

唐山,

我来了;

我来了,

唐山!

 

爸爸,

我整整等了,

四十三年,

那真是一万五千八百天!

爸爸,

我不怪您,

我晓得,

家里穷,

没得车票钱。

 

小海,

你在哪里?

找遍了唐山新旧两个机场,

咋没把我儿找见?

 

爸爸,

我也不晓得我在哪里,

我时而在矿山巷道,

时而又在地头田间;

时而在机场上空,

时而又在军部大院。

我是一个飘浮的幽灵,

我也找不到我自己,

但我不在地狱,

我在天堂,

那是天上人间。

 

瓜娃子,

你说啥子?

你真的变成了孤魂野鬼?

飞上了天?

 

爸爸,

在灵魂出壳的一刻,

我在想,

最安逸的是,

有您的伟岸之躯能在我的身边;

用您的大手,

替我合上双眼;

您用粗糙的手掌,

再替我擦一擦脸。

 

小海,

你当兵三年,

我们父子才见过一面。

 





四十三年了,

你的照片,

我攥在手里,

摁在心口,

帖在胸前。

相片早已模糊不清了,

在我心里,

你还是一个英俊少年。


 

爸爸,

我当兵三年,

没给您丢脸。

我穿上四个口袋军装,

提干当了保密员,

是军营男子汉!

 

小海,

我也没给烈士称号丢脸,

我是“开明”烈属,

从不给政府添麻烦。

你用血肉之躯,

铸就了国家安宁;

你的功劳,

也有我老汉的一半。

 

爸爸,

妈妈呢?

妈妈可好?

弟弟妹妹都来了,

她老人家为啥子没来唐山?

 

瓜娃子,

你妈妈早已随你而去了,

那是震过后的第二年。

你妈妈是想你想死的,

你妈比我小点,

那年我才四十三。

 

妈妈,

亲爱的妈妈!

是我害死了你,

是我害得全家这样惨!

妈妈,

我挣钱了,

不是十块八块,

而是五十二元。

两个月,

我攒了一百块,

这是养儿的回头钱!

还没有尽孝,

我就命丧唐山。

 

瓜娃子,

你在哪里?

真的不在唐山?

找不到你,

我咋回巴南?

 

爸爸,

你去找老部队,

找老首长,

找老战友,

他们定会出手相援。

 

瓜娃子,

空六军,

2421部队,

39056,

新华道4号院,

统统不见了。

哪里还有啥子战友?

哪里还会有人管?

 

爸爸,

你去找杨刚,

是他冒死,

把我背出残墙断垣。

 

海儿,

他还在没得?

已经过去了四十三年。


爸爸,

他在,

他一定在!

好人一生平安。

 

小海,

郎个大的国家,

郞个多的人,

到哪里去找?

哪天才能把他找见?

 

爸爸,

这个好办。

现在是信息时代,

叫邱渝上网,

查找空六军网站。

 

小海,

邱渝万里连线。

在英国,

有个付根利站长,

他是好大的官?


爸爸,

我不晓得。

站长和群主一样的,

只是义务劳动,

不挣一分钱。


小海,

站长夤夜沟通,

找杨刚,

真是于心不安。


爸爸,

在天堂,

那是一片光明,

从来没得夜晚。


瓜娃子,

好巴适,

真的找到了!

杨刚明晚就和我在北京相见。

 

爸爸,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遍及天崖海角的,

都是我的伙伴。

 

小海,

杨刚正在请我吃饭。

还请来了五六个战友作陪,

其实他们都不认识你,

只是帮我把心来宽。



爸爸,

我看到了,

饭菜都凉了噻,

可以边吃边谈。


 


小海,

我晓得了,

你在弥留之际,

嘴里还念念不忘毛主席,

你有,

忠心赤胆。


爸爸,

大地在颤抖,

空气在燃烧!

心里想着毛主席,

我就支撑到了黎明前。


小海,

你还在问,

是军部楼房倒塌,

还是整个唐山?


爸爸,

二十四万人死亡,

十六万人伤残,

七千户灭门断烟,

百万生灵涂碳。

地上尸横遍野呀,

天空阴魂不散。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不升天哪个升天?


小海,

我都晓得了,

唐山天塌地陷,

惨绝人寰。


爸爸,

倒下的又何止我小海一个?

在天堂,

我也有战友,

那是千千万万。


小海,

有战友真好,

认不认识都亲密无间。

 

爸爸,

空六军的战友,

我们军部警卫战士,

一直都在我身边。

 

瓜娃子,

我见过一张照片,

好巴适,

那是39056部队警卫员。

可惜找不到了,

万分遗憾。

 

爸爸,

叫杨刚去找,

这个不难。

 


瓜娃子,

真的找到了,

照片里都是军中帅小伙,

真是越看越爱看。

 

爸爸,

您在看照片中的我,

我也从照片里把您看。

爸爸,

您老了,

身躯已经不再伟岸。

您瘦了,

还佝偻着腰板。

十个手指都变形了,

倾诉着岁月的艰难。


 

小海,

放心吧,

我身体好的很,

明年还要来看看。

乡关漫漫四千里,

我儿英灵终未还!

我死不瞑目啊,

我还要去唐山!

 

爸爸,

四千里路太遥远。

不劳动您了,

今天就跟您回巴南。

路是家乡的路,

田是家乡的田。

多年未走家乡的路,

多年没见家乡的田。

爸爸您在前边引路,

我就在您后边。

 

小海,

你慢点飞,

飞低一点。

 

爸爸,

飞得高才能瞰得远;

飞得快,

更安全。

再见了,

伟大的首都北京。

再见了,

亲爱的战友。

再见了,

可爱又可恨的唐山!

魂归故里,

我们回巴南。

在家乡,

再和妈妈团圆!


(感谢郭利华、张庆利两位大哥前来捧场;感谢张云大哥的到来,使我们对熊模海生命记忆从军部蓝球场延续到了唐山机场卫生队;感谢程秀文大哥带来了美酒;感谢郭文章大哥保存的警卫员合影,使熊老伯又能重新看到儿子清晰的脸庞。)

  

评论(共 3 篇):

  评论者: 孙桂亭

发表时间:2019-12-3 6:15:46

向为保卫祖国而献身的烈士致敬!烈士们千古!战友情深似海,阴阳相隔情不断,友情伴终生!感谢付根利,以军人的热情鼎力相助!同时提供空六军网站,让战友们有了交流的平台!故事让我感动,让我心慰!做为空六军战士,很值得骄傲!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19-12-2 16:35:00

补充一些情况:
    杨刚用隔空对话的方式向战友们报告了唐山地震一万五千八百天之后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跨越4000里的寻亲之旅,展示了空六军战友之间的挚爱真情,也彰显了杨刚老弟对待战友一以贯之的古道热肠。
    杨刚在文中写到:现在是信息时代,叫邱渝上网,查找空六军网站。就此我补充一些情况:
    2019年10月17日,我在伦敦。北京时间11:10,伦敦时间4:10,(以下只用北京时间)微信通信录收到邱渝的信息:我是空六军烈士熊模海家属。13:27我醒来看到,立即加邱渝好友。14:05收到邱渝发来的信息,知道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正在唐山寻到熊模海的墓地。
    我查找网站资料,告诉邱渝一种可能,看看是不是安葬在了党峪的墓地里。但是我手边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刻有逝者名字的照片,不能确定。
    我翻阅了网站多篇相关的博客,查看电脑里的照片资料,都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我想到杨刚可能会有。但是这时已经快23点半了。    

    23:32,我把和邱渝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杨刚,同时把邱渝的微信名片也发给他。我想明早杨刚起床就会看到,请他和邱渝直接联系(北京的早晨,是伦敦的午夜。)
    18日0:18,意外的收到杨刚的微信信息!原来是小孩起来撒尿,他顺便看一下手机,发现了我的信息。他说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他那里有!他说:我和邱渝他们联系吧。
    1:50,收到邱渝微信信息:杨刚前辈已经和我联系了。
    2:04,杨刚发来信息:联系上邱渝了。

    之后的情况杨刚博文里都有了。

    这就是空六军战友们为了“让逝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夤夜连线,千里万里隔不断!

    
   

 

  评论者: 方乃益

发表时间:2019-12-1 16:00:22

向保卫祖国而英雄牺牲的烈士们,敬礼!   

 
   

共 3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9-12-8 11:06:52
Copyright © 2006 - 2019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