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杨刚 
部队: 军直 唐山机场 北空训练基地 
部门: 军司令部航行处,机场警卫连、航行调度室,北空训练基地航行科 
职别: 警卫战士 译报员、技师、参谋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我们是阶级兄弟,我们是从地震废墟中逃出的灵魂,我们是绝版的战友,我们还要相聚! 
所有篇目(共55篇)

标题:

乡关漫漫四千里 烈士英灵终未还  

发表时间:

2020-2-13 7:12:38

更新时间: 

2020-6-5 0:59:00  更新者: 杨刚

关键词:

父子隔空对话  

  [这是对本篇第 2205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乡关漫漫四千里  烈士英灵终未还

──熊模海烈士与父亲熊自强老伯的隔空对话





【站长按语】

      杨刚用隔空对话的方式向战友们报告了唐山地震一万五千八百天之后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跨越4000里的寻亲之旅,展示了空六军战友之间的挚爱真情,也彰显了杨刚对待战友一以贯之的古道热肠。

    杨刚在文中写到:现在是信息时代,叫邱渝上网,查找空六军网站。就此网站站长付根利说明相关情况,有助于读者理解这篇隔空对话的由来:

    2019年10月17日,我在伦敦。北京时间11:10,伦敦时间4:10,(以下只用北京时间)微信通信录收到邱渝的信息:我是空六军烈士熊模海家属。13:27我醒来看到,立即加邱渝好友。14:05收到邱渝发来的信息,知道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正在唐山寻找熊模海的墓地。
    我查找网站资料,告诉邱渝一种可能,看看是不是安葬在了党峪的墓地里。但是我手边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刻有逝者名字的照片,不能确定。
    我翻阅了网站多篇相关的博客,查看电脑里的照片资料,都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我想到杨刚可能会有。但是这时已经快23点半了。    

    23:32,我把和邱渝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杨刚,同时把邱渝的微信名片也发给他。我想明早杨刚起床就会看到,请他和邱渝直接联系(北京的早晨,是伦敦的午夜。)
    18日0:18,意外的收到杨刚的微信信息!原来是小孩起来撒尿,他顺便看一下手机,发现了我的信息。他说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他那里有!他说:我和邱渝他们联系吧。
    1:50,收到邱渝微信信息:杨刚前辈已经和我联系了。
    2:04,杨刚发来信息:联系上邱渝了。

    之后的情况请往下看。


 


 

【前记】

      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夺去了熊模海同志年仅22岁的生命,父亲熊自强老伯惊悉噩耗并得知儿子就埋在唐山机场墓地,终因家庭贫困无钱到唐山扫墓、上香。

 

 

 


      43年过去了,新近成立的重庆市巴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决定出路费以了却熊老伯的心愿

 

 

 

 

 

  


     熊模海同志,四川省巴南县人,1954年生,1973年入伍到空军杨村场站场务连,同年8月份被空六军张朝一副军长选为警卫员。1976年5月提干到空六军司令部任保密员

 








      “七·二八”地震时,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熊模海同志被我和卢立军冒死救出后不久,即被转运到唐山机场,在机场卫生队得到了救治。在那里还遇见了张副军长夫人和公子张云哥哥,这是熊模海同志人生的最后一瞥,尔后,熊模海同志便从人间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鬼。

 


 

 


      1976年底,清理唐山机场临时墓地,挖掘和火化尸体时也没找到他。在熊老伯心里,唐山机场有一座烈士墓地,儿子就埋藏在那里。四十三年,梦魂牵绕,86岁高龄的熊老伯终于来了,却扑了空... ...

 

 

 


 

【隔空对话】

四十三年了,

唐山,

我早就想来看看。

1976年地震恶魔降临,

我儿小海罹难。

小海,

爸爸想你呀!

那是一万五千八百天。

小海,

我来了;

我来了,

唐山!

 

爸爸,

我整整等了,

四十三年,

那真是一万五千八百天!

爸爸,

我不怪您,

我晓得,

家里穷,

没得车票钱。

 

小海,

你在哪里?

我走遍了唐山新旧两个机场,

咋没把我儿找见?

 

爸爸,

我也不晓得我在哪里,

我时而在矿山巷道,

时而又在地头田间;

有时在机场上空,

也有时在军部大院。

我是一个飘浮的幽灵,

我也找不到我自己,

但我不在地狱,

我在天堂,

那是天上人间。

 

瓜娃子,

你说啥子?

你真的变成了孤魂野鬼?

飞上了天?

 

爸爸,

在灵魂出窍的那一刻,

我在想,

最安逸的是,

您的伟岸之躯能在我的身边;

用您的双手,

抹上我的双眼;

您用粗糙的手掌,

再替我擦一擦脸。

 

小海,

你当兵三年,

我们父子才见过一面。

 






四十三年了,

你的相片,

我攥在手里,

摁在心口,

帖在胸前。

相片已经模糊不清了,

在我心里,

你还是一个英俊少年。


 

爸爸,

我当兵三年,

没有给您丢脸。

我穿上四个口袋,

提干了,

当上保密员,

我是军营男子汉!

 

龟儿子,

老子也没给烈士称号丢人,

我是“开明”列属,

我叫“自强”,

我要“自强”,

从不给政府添麻烦。

你用你的血肉之躯,

铸就了国家安宁;

你的功劳,

也有我老汉的一半。

 

爸爸,

妈妈呢?

妈妈可好?

弟弟妹妹都来了,

为啥子没见妈妈来唐山?

 

瓜娃子,

你的妈妈早已随你而去了,

那是地震过后的第二年。

你妈她比我小点,

那年我才四十三。

你妈是想你想死的,

相继有四位亲人,

离开人间!


妈妈,

亲爱的妈妈!

是我害死了你,

是我害得全家这样惨!

妈妈,

我挣钱了,

不是十块八块,

而是五十二元。

两个月,

我攒了一百块,

这是养儿的回头钱!

还没有尽孝,

我就命丧唐山。

 

瓜娃子,

你到底在哪里?

到底还在不在唐山?

找不到你,

我咋回巴南?

 

爸爸,

你可以去找老部队,

找老首长,

找老战友,

他们定会出手相援。

 

瓜娃子,

空六军,

2421部队,

39056,

新华道4号院,

统统不见了。

哪里还有啥子战友?

哪个还会来管?

 

爸爸,

你还可以去找杨刚,

是他冒死,

把我背出残墙断垣。

 

小海,

杨刚么?

他还在没得?

已经过去了四十三年。


爸爸,

杨刚他在,

一定在!

好人一生平安。

 

小海,

郎个大的国家,

郞个多的人,

我到哪里去找?

哪一天才能把他找见?

 

爸爸,

这个好办。

现在是信息时代,

叫邱渝上网,

上网就查,

空六军战友网站。

 

小海,

邱渝万里连线。

在英国,

有个付根利站长,

他是好大的官?


爸爸,

我也不晓得。

但站长和群主是一样的,

只是义务劳动,

不拿一分钱。


小海,

站长夤夜沟通,

找杨刚,

真是于心不安。


爸爸,

在天堂,

那是一片光明,

没有黑天,

也没有夜晚。


瓜娃子,

好巴适,

杨刚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

杨刚明天晚上就在北京与我相见。

 

爸爸,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遍及天崖海角的,

都是我的伙伴。

 

小海,

杨刚正在请我吃饭。

还请来了五六个战友作陪,

我晓得,

他们都不认识你,

只是为了把我的心来宽。



爸爸,

我看到了,

饭菜都凉了噻,

可以边吃边谈。


 


小海,

在弥留之际,

你还念念不忘毛主席,

我儿你有,

忠心赤胆。


爸爸,

大地在颤抖,

空气在燃烧!

心里想着毛主席,

我就支撑到了黎明前。


小海,

我晓得,

你口渴得很,

哪怕是喝一口雨水,

那也是无比的甘甜。


爸爸,

张云哥哥讲,

我是严重的挤压伤,

五脏六腑都砸烂了,

不能进水,

一喝水就马上完蛋!


小海,

你还在问,

是一个军部楼房倒塌,

还是整个唐山?


爸爸,

二十四万死难,

十六万伤残,

七千户灭门,

百万生灵涂碳。

大地上,

尸横遍野呀,

天空中,

冤魂不散。

面对整个世界,

我不下地狱,

谁下地狱,

我不升天,

哪个升天?


小海,

我都晓得了,

唐山天塌地陷,

真是惨绝人寰。


爸爸,

倒下的又何止我小海一个人?

在天堂,

我也有战友,

那是千千万万。


小海,

有战友真好,

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

都亲密无间。

 

爸爸,

空六军的战友们,

我们军部警卫战士,

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

 

瓜娃子,

有一张合影的相片;

好巴适,

那是一九七五年秋天;

合影的是,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39056部队警卫员。

可惜我找不到了,

万分遗憾。

 

爸爸,

叫杨刚去找,

这个不难。

 


瓜娃子,

相片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

相片上都是军中帅小伙,

真是越看越爱看。

 

爸爸,

您在看照片中的我,

我也从照片里向外把您看。

爸爸,

您老了,

身躯已经不再伟岸。

您瘦了,

还佝偻着腰板。

十个手指都已经变形,

倾诉着岁月的艰难;

再也举不起,

谋生的锛凿斧锯,

再也不能下地,

插秧、耕田。
 


小海,

放心吧,

我身体好得很,

明年还要来看看。

乡关漫漫四千里,

我儿英灵还未还!

我死不瞑目啊,

我还要来唐山!

 

爸爸,

四千里路太遥远。

不劳动您了,

现在我就跟您回巴南。

路是家乡的路,

田是家乡的田。

多年未走回家的路,

多年没见家乡的田。

爸爸,

您在前边引路,

我就跟在后边。

 

小海,

你慢点飞,

飞低一点。

 

爸爸,

飞得高,

才能瞰得远;

飞得快,

更安全。

再见了,

伟大的首都北京;

再见了,

亲爱的战友们;

再见了,

可爱又可恨的唐山!

魂归故里,

我要回巴南。

在家乡,

再和妈妈团圆!


【后记】

      接待完熊老伯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真是耸人听闻,43年前熊模海烈士的遗体居然丢了,居然没人告诉熊老伯,熊老伯也不知道,居然苦苦等了43年。他从不给政府添麻烦,一直默默地承受着,难道不正是熊老伯弯曲的身躯,撑起了民族的脊梁吗?烈士没能入土为安,老伯死不瞑目;熊妈妈想儿子想死了,而我的妈妈在地震七天后接到我的家信时不是已经掉了三十颗牙吗?将心比心,我的心灵在颤抖,我的魂魄在震荡。我要写下来,标题想好了,也向付站长报告了,但纸未着墨泪先滴,怎么也写不出来。因为我不能写成流水帐。

      这时,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南疆烈士母亲上香的朗诵《我等了二十年》,很受启发。烈士母亲因穷困二十年后才到南疆前线的烈士陵园给儿子上香,但她毕竟见到了儿子的坟墓。而熊老伯等了四十三年却扑了空。我要让逝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不尽的爱;我要让熊模海父子俩能对上话,让熊老伯憋了四十三年的话说出来;我还要让熊模海的魂回到家乡。

      几天难眠,那天喝了半斤二锅头,迷迷糊糊要睡着,又泡了一壶酽茶清醒了。我躺在枕上,步《我等了二十年》"言前"辙,用手机一气呵成写就了《隔空对话》。后又数易其稿,并请教四川重庆人用语言来刻画人物形象。熊老伯农民出身,农忙下田,农闲走村串乡做木匠活,没有多深的文化。所以,他的语言特征应该是方言土语。但同时,他还是村里的群众干部,说出话来透着朴实的道理和高尚的觉悟。而熊模海同志则是经过部队革命大熔炉三年的锤炼,干练、坚毅、有境界,体现时代特征并打下烙印。

     《隔空对话》的第一个冲突点是:“瓜娃子你真的变成了孤魂野鬼飞上了天?”

      第二个是:“瓜娃子你的妈妈早已随你而去了!”

      第三个是:“瓜娃子,好巴适,杨刚找到了。”

      第四个是:“面对整个世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第五个是:“瓜娃子照片找到了,真的找到了,照片上都是军中帅小伙,真是越看越爱看。”

      第六个是:“四千里路太遥远,不劳动您了,我现在就跟您回巴南。”

      而后,我每天在健身房跑步机上长跑时反复吟诵。跑五千米可以吟诵一遍,跑一万米时可以吟诵两遍。动情时面容狰狞两眼含泪,年青的健身教练问,先生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有心绞痛?我还在几次战友聚会上朗诵,战友们无不潸然泪下。这就是地震的情结和一辈子也挥之不去的伤痛!

     最后感谢郭利华、张庆利两位大哥前来捧场;感谢张云大哥的到来,使我们对熊模海生命记忆从军部蓝球场延续到了唐山机场卫生队;感谢程秀文大哥带来了美酒;感谢郭文章大哥保存的警卫员合影,使熊老伯又能重新看到儿子清晰的脸庞。

  

评论(共 7 篇):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20-4-10 9:17:57

    “让逝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是1976年唐山地震共获重生的空六军战友们的初心。4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这样想,一直在这样做,一直在这样追求着。
    杨刚是我们这个群体中的一位突出代表,空六军战友中有一批如杨刚这样把“让逝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作为一生责任的同志们,大家以自己能够做的努力,使地震牺牲烈士忠魂有托,使幸存战友、烈士亲属们亲情有依。
    我们为自己加油!为自己点赞!   

 

  评论者: 王吉辰

发表时间:2020-3-25 19:12:01

眼前的事 转身就忘。
几十年的事,
却像浮云。一片片,
像清风,一丝丝。
人的记忆是淡出淡入系统。
但是有时也回旋。
围着院子跑圈的新兵。
管我叫老乡。
不久地震了。
我躺在病床上。
他给我了一条烟。
再往后,
他恋爱了。
他结婚了。
有了娃娃了。
再往后,听说:
娃娃也有了娃娃了。
我还记得:我和他以及他爸爸都属狗。
他爷爷的样子。
我依稀还记得。
我送他两个健身球。
人生不容易呀。
你能叫我记住这些。
就不错了。   

 

  评论者: 周海根

发表时间:2020-1-9 15:58:54

看到流泪!
共和国战士!
   

 

  评论者: 谢力

发表时间:2019-12-8 19:57:55

非常感动!正是有了这样的无私的父母才有了我们这样的军队和勇敢的士兵,向伟大的烈士和这位伟大的父亲致敬!向有情有义的战友致敬!   

 

  评论者: 孙桂亭

发表时间:2019-12-3 6:15:46

向为保卫祖国而献身的烈士致敬!烈士们千古!战友情深似海,阴阳相隔情不断,友情伴终生!感谢付根利,以军人的热情鼎力相助!同时提供空六军网站,让战友们有了交流的平台!故事让我感动,让我心慰!做为空六军战士,很值得骄傲!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19-12-2 16:35:00

补充一些情况:
    杨刚用隔空对话的方式向战友们报告了唐山地震一万五千八百天之后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跨越4000里的寻亲之旅,展示了空六军战友之间的挚爱真情,也彰显了杨刚老弟对待战友一以贯之的古道热肠。
    杨刚在文中写到:现在是信息时代,叫邱渝上网,查找空六军网站。就此我补充一些情况:
    2019年10月17日,我在伦敦。北京时间11:10,伦敦时间4:10,(以下只用北京时间)微信通信录收到邱渝的信息:我是空六军烈士熊模海家属。13:27我醒来看到,立即加邱渝好友。14:05收到邱渝发来的信息,知道熊模海烈士的老父亲正在唐山寻到熊模海的墓地。
    我查找网站资料,告诉邱渝一种可能,看看是不是安葬在了党峪的墓地里。但是我手边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刻有逝者名字的照片,不能确定。
    我翻阅了网站多篇相关的博客,查看电脑里的照片资料,都没有找到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我想到杨刚可能会有。但是这时已经快23点半了。    

    23:32,我把和邱渝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杨刚,同时把邱渝的微信名片也发给他。我想明早杨刚起床就会看到,请他和邱渝直接联系(北京的早晨,是伦敦的午夜。)
    18日0:18,意外的收到杨刚的微信信息!原来是小孩起来撒尿,他顺便看一下手机,发现了我的信息。他说党峪墓地墓碑背面的照片他那里有!他说:我和邱渝他们联系吧。
    1:50,收到邱渝微信信息:杨刚前辈已经和我联系了。
    2:04,杨刚发来信息:联系上邱渝了。

    之后的情况杨刚博文里都有了。

    这就是空六军战友们为了“让逝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夤夜连线,千里万里隔不断!

    
   

 

  评论者: 方乃益

发表时间:2019-12-1 16:00:22

向保卫祖国而英雄牺牲的烈士们,敬礼!   

 
   

共 7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0-6-6 22:13:10
Copyright © 2006 - 2020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