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玛瑙博客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袁玛瑙 
部队: 空17师  空军九江场站 
部门: 易县场站政治处 
职别:  
电邮: 1450828239@qq.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军旅生涯,这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年华。战友的称呼,把彼此的距离拉得很近很近。走进空六军网上家园,让我们共同细诉昨天、今天和明天····· 
所有篇目(共75篇)
 

这是对 袁玛瑙 个人博客主页第 22323 次访问

 

标题:

谢谢你守护我生命 

发表时间:

2021-9-10 11:26:23 

更新时间: 

2021-9-11 11:46:24  更新者: 管理员

关键词:

文学  

谢谢你守护我生命

红梅傲雪

    三十二年前,我不幸患乳腺癌。那时年轻,在上海市华东医院经过手术和多次化疗,体内癌细胞得到有效控制,身体渐渐恢复如初,按医学上的说法,临床治愈。此后二十来年,我健健康康地生活,只要不提及,几乎忘记自己曾经患过癌症。

       2010年,我因胸腔积水住院,查出此症缘于癌症复发,病灶已经扩散到肺部和纵隔。转到上海市华东医院,经病理切片检查,进一步确诊。针对病情,上海市华东医院初步给出四个疗程的化疗方案,先后在上海和九江做了头两个疗程,证明治疗方案对路,然后由本地医院继续按配方化疗。从此,我的生命便紧紧地与九江第一医院肿瘤科副主任曾灵芝(后任肿瘤一科主任)和她的团队连在一起。

     初见曾灵芝,那时她不满40岁,是本地颇具实力的治癌团队领头人。每天清早,就见她就来到医院,仔细地为患者号脉、问诊、开方,在病房留下忙碌的身影。她和蔼可亲,看病认真细致,接触伊始,就感觉她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医生。

      自从曾主任接手负责对我的治疗,她密切注视我病情变化,稳妥地把控每一个流程,硬是一连又让我完成六个疗程的化疗。一次次化疗,一次次复查,一次次开药,终于消除我体内肿瘤,使我走出生命低谷,看到重生的希望。不料,2012年曾主任自己也患了乳腺癌,手术后,她一边接受化疗,一边坚持上班,以既是医生又是患者的双重身份,与病友们一起共同向病魔抗争,不仅让我感动和敬佩,也用榜样的力量,不断增强我战胜病魔的信心。

      2013年,我做CT复查,结论无问题。然而,哪怕是蛛丝马迹,也逃不过曾主任犀利的眼睛。她仔细察看图片,发现胸外冒出容易被人忽视的小瘤,一查,证实为恶性。后来,还发现癌细胞侵入到我肝脏。我知道,抗癌是持久战,很难一蹴而就。既然顽敌很不安分地再现,曾主任和她的同事又围绕我连续投入新的战斗。手术,化疗,放疗,开靶向药,西医所有该用的招数都用上了,还一如既往用中药来调理。坚持按她的处方服用中药,帮我止住了术后疼痛,明显缓解了治疗后的剧烈咳嗽,对失眠、厌食、乏力等症状也起到很好的疗效。经过一段治疗,我生活恢复常态,在病情稳定的56年间,先后参加国际、国内旅游团,出游迪拜、巴厘岛、港珠澳、厦门、桂林等地。曾主任多次邀请我参加由医护人员和病友及家属组成的联谊联欢活动,在会上赠礼品、发捐款,将我树为“抗癌斗士”介绍给大家,让我内心充满温暖,并受到极大鼓励。

       2019年,我咳嗽不停,入院后先是住在呼吸科,查出肺部有严重炎症,后转至肿瘤一科进一步检查,原来又是癌症复发,而且病灶转移到气管。病痛的折磨耗尽身体,使我生命濒临绝境,以至医生几度下病危通知。病理检查的结果和意见是,癌细胞不活跃,但很顽固,建议放弃治疗。面对越来越大的治疗难度,曾主任凭借其20多年从事临床研究和实践经验,决心“再赌一把”。经征询我家人意见,这次用的是完全由患方自费的白蛋白紫杉醇化疗药。一个疗程下来,打过升白针,我体内白细胞很快由500上升到1000。听到这一消息,曾主任激动地疾步接过化验单,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就这样,一个疗程、两个疗程……七个疗程,直至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此后,我身体虚弱坐卧在家,靠服用靶向药继续控制病情。老伴和女儿通过手机与医生保持联系,两个弟弟定期倒腾着送我到医院复查,需要买什么药,曾主任或主管医生涂辉阳都会在微信上注明。每次发出信息,有问必答,当天回复。只要接到电话,再晚他们也会回话。有一天晚上我发烧,涂医生收到我女儿发出的信息,当即问明情况,告诉了处理办法。

      实际上,2010年我病症最初复发时,上海市华东医院就下了诊断结论,即:晚期乳腺癌多发转移中位生存期23个月。远的不提,就这些年我所遇到的癌症病友,他们有的比我患病晚,有的比我年轻,有的比我体质好,前前后后,多数已经去世了。我能活到现在,许多人都说这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除了我本人和家人的配合,正是曾灵芝、涂辉阳等白衣天使精心创造的。

      治疗癌症的医药费,虽说由医保机构承担大头,但个人应付部分也不少。一次PET/CT全身扫描检查8000元;用白蛋白紫杉醇化疗,一个疗程先是5000元,后降至3500元;氟维司群等内分泌治疗药,阿帕替尼和安罗替尼等靶向药,同样价格不菲,长期服用亦是一项很大的开支,这些都不在医保报销之列,作为工薪家庭,主要用我老伴的收入苦苦支撑。

      我老伴、女儿和弟妹们,分担我疾病带来的痛苦,分享我病情好转带来的快乐,一路陪伴我走到今天。老伴患有多种老年基础病,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女儿从校园跨进社会不久,因我未能享受到年轻人应有的欢乐。在我治病期间和病重以来,老伴和女儿一道,精心为我调理饮食,耐心守护在我身旁,承担起全部家务,弟妹们也竭力给予各种帮助。他们对我不离不弃,无时不在诠释着世间难以割舍的亲情。

      挣扎在生死线上,道不尽我对生命的渴求。

      数不清的危难时刻,使我更知真情可贵。

      痼疾缠身,教会我在磨难中坦然面对现实。

      我很想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感谢曾灵芝、涂辉阳等医护人员,感谢老伴、女儿、弟妹等所有亲人,感谢你们守护我生命。

 

                              (袁玛瑙执笔)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9-10 11:26:23| 阅读 449
评论 (9)
 

标题:

泥沼(五) 

发表时间:

2021-7-13 15:06:29 

更新时间: 

2021-7-27 10:14:14  更新者: 袁玛瑙

关键词:

文学.短篇小说  

               

                泥沼


静静是家中的小太阳和开心果,也是一家人之间的粘合剂。不论见面是多是少,那种与生俱来的亲情,一直把她和爷爷奶奶紧紧地连在一起。爷爷奶奶断断续续地感受到她成长的细节,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会忘记一切烦恼。

夏季,静静随外婆在庐山避暑。由于别离了一段时间,听说爷爷奶奶要来看她,便迫不及待地问外婆,我爷爷奶奶什么时候来呀?一见爷爷奶奶,她兴奋不已,先是从厨房倒了满满一碗开水,泼泼撒撒地缓步端了过来;接着操起小刀削苹果,因不会削而放弃;为弥补遗憾,又给在场每人发了饼干,逗得大家笑声不迭。

爷爷生日那天,静静陪妈妈买生日蛋糕,顺便要了两瓶自己爱吃的小软糖。当祝贺爷爷生日的那一刻,她主动表演了在幼儿园学会的祝词,把软糖一瓶给了爷爷一瓶给了奶奶。看到孙女如此乖巧,爷爷奶奶高兴得心都醉了。

静静每天与妈妈、外婆形影相随,娘俩精心照料她的衣食,吃的方面最初限制很严,许多东西不让吃,后来管不住了,只得放任迁就。幼儿园邀请家长参加活动,大多是爸爸去。幼儿园之外,妈妈带她参加了不少幼儿专项培训,英语、画画、演讲、舞蹈、钢琴都学过。她爱看动画片,也许是受到潜移默化,经常从她嘴里蹦出大人意想不到的词汇和话语。没有人专门教,她拨弄手机会使用通话、视频、拍照、语音、网购、进入收费电视等功能,还能熟练地拍抖音。她怕妈妈又离不开妈妈,与爷爷、奶奶、爸爸在一起最开心,最不怕的是外婆。老方对儿子说,千万不能惯着她,别又惯出一个妈宝女呵!方刚说,有我在,不会的。

 

方刚因事常常不落屋,周末往往是小菲带着女儿与方刚在公婆家会合。开始一段时间,小菲到公婆家像是应付差事,来得很晚,吃完饭就走。方刚有事不在的时候,更显得与公婆没有多少话可说。在饭桌上,有时或许是为了避免气氛沉闷,话倒不算少,又往往因不得要领,公婆不便答腔,只好嗯嗯哦哦地听她自话自说。有次女儿被她惹得不高兴,竟告起状来,说,奶奶,我妈妈在背后说你坏话。弄得她不知所措,十分尴尬。

天长日久,小菲与公婆的交流逐渐增多,不知不觉说到了一起,方刚在,话题更多,彼此之间也就自然而然地增进了亲近感。小菲知道公公不会做菜,周末婆婆偶尔不在家,她便自己买菜,卷起袖子在厨房操弄起来。第一次做成一桌菜,她颇有成就感,高兴地把一桌丰盛的菜肴拍在手机里。每逢公婆生日和过年过节,她都会给出红包或礼品。

小菲感觉乳腺轻微胀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用手触模,里面有小瘤子。医生看过说,别紧张,没什么大碍,这是一种很多人都有的常见情况。要注意日常的生活调理,多活动,保持良好的心情。医生开过药后嘱咐道,如症状加重,随时来就诊。后来小菲触模到瘤子慢慢变大,并随之带来明显的疼痛感。医院建议做活检,看看是否需要动手术。小菲和妈妈担心发生癌变,神色一时很凝重。为慎重起见,她们决定驱车到省城条件更好的医院检查。

陪同小菲进省城的有她妈妈和姨妈。这期间,把静静交给奶奶照看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小菲不仅要带女儿去,还想让婆婆随同照看。方刚妈左右为难,苦着脸对老伴说,这是何苦呢,不知又要花多少冤枉钱,难道让我们带几天就不行吗?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迁就儿媳,怕人多小车上拥挤,答应随后自行前往。

方刚在省城的朋友已经为小菲一行安排了食宿。来到一个新地方,静静很兴奋。她乐滋滋地告诉姨婆,我的亲奶奶也会来。在奶奶的陪伴下,她玩得很开心。经过两进省城,检查结果表明,小菲的乳腺并没有大问题,笼罩在小菲和家人心头的阴云顷刻一扫而光。

方刚接听到消息,特地到酒店定了一个包厢,中午为大家接风洗尘,以示庆幸。老方接到老伴来电,冒着蒙蒙细雨也赶到酒店。刚在包厢坐落,亲家母就笑着问他,这几天你也着急了吧?老方回答,心里打鼓,有点难免。不过我知道不会有事,年纪轻轻的人,身体哪那么容易出问题!方刚说,就是有问题也不怕,我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老方对亲家母说,我们就一个儿子,你也就一个女儿,我们对儿媳妇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他们好好过日子。亲家母很清楚公婆对儿媳的一贯态度,听到这话,连连点头说,是是是,我知道,你们确实没什么要求,没什么要求。

静静看到饭桌上有说有笑,被其乐融融的气氛感染,脱口一句,奶奶,我妈妈在背后说你的好话。奶奶随口说,你这个孩子。她知道奶奶没听清楚,连忙补了一句,是好话呀,妈妈说我婆婆做的菜真好吃!这时,在埸的大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意地笑了。

一行人走出酒店,已经雨转晴。雨后阳光拂面、碧空如洗,柏油干道上车辆如梭,周围的景色变得清晰起来。干道一侧不远处,一条蜿蜒的泥泞小路通往湖边,路面坑坑洼洼,积水隐隐泛光。

(完)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7-13 15:06:29| 阅读 293
评论 (4)
 

标题:

泥沼(四) 

发表时间:

2021-7-11 19:54:28 

更新时间: 

2021-8-15 14:07:33  更新者: 闫丽君

关键词:

文学.短篇小说  


                 泥沼


方刚和小菲是经人牵线认识的。论长相,方刚高大帅气,小菲面容娇好,大家都觉得蛮般配。两人初次见面便互生好感,对彼此的职业和家庭条件也均表示认可,关系发展顺利,很快就成婚了。然而,由于经历和成长环境不同,两人之间的差异婚后便明显暴露出来。

方刚当过兵,又在地方体制内摔打多年,见多识广,日益显出走向中年的成熟。而小菲虽说负责教研组工作,还当上学校首席节目主持人,看似光鲜,但她从小到大凡事都依赖妈妈,生活中却不能自立。两人考虑问题、说话处事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他们的女儿出生后,保姆与小菲朝夕相处,看到她出言如同未成年人那般幼稚可笑,就有感而发,说她像是没开知识的人。

小菲习惯于以我为中心,爱耍小性子,方刚对她态度宽容,尽量迁就和忍让,一旦超过忍耐限度,两人就爆发冲突。方刚父母多次劝告儿子,说小菲虽然不明事理,但人很单纯,本质是好的,你遇事还是要耐心跟她讲道理,讲多了总会起作用的。

方刚父母知道儿媳说不得、碰不得,平时即使她做得再不好,也佯装不知,不去理会,只希望小两口能好好过日子。老方对老伴说,就当是我们把她养娇了吧。他们抱着这种心态,期待儿媳随着年龄增长慢慢改变成熟起来。

一次,小菲在公公婆婆面前东拉西扯地倾诉方刚对她态度不好。公公问,你与方刚谈了这些吗?你俩之间,有了矛盾还是尽量自己解决为好,平时多多沟通互相理解互相体凉才对呀!小菲回答,说了哦,他哪考虑别人的感受!好,我回头说说方刚,你说得对,干什么都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公公正好借机说,比如上次我们想带静静一起来看房子,爷爷、奶奶、她爸爸都说了,就是你不愿意,你不让来她就不能来,你想想我们是什么样的感受?小菲怔怔地看着公公,似有所悟。公公顺便又说了一些有关孙女的话,希望她理解爷爷奶奶想多和孙女在一起的心情。

小菲妈娇惯女儿,自作自受,也在女婿面前抱怨起女儿来。方刚说,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她对此无可否认,忧心重重地说,我现在是怕她得忧郁症。

小菲只要求别人应该对自己怎样,而不考虑自己应该对别人怎样,从来就不懂得关心体贴丈夫。方刚从妻子那里感受不到温暖,得到的反而是不尽的烦恼,他不止一次的有过干脆离婚的冲动,可是一想到女儿,只好又放弃这个打算。他犹如挣扎在泥沼,一只脚刚拔出来,另一只脚又陷进去了。每当他步履艰难心灰意冷之时,就恍然感受到女儿一双小手抓住他紧紧不放,见到女儿张开天真可爱的笑脸亲昵地呼唤爸爸,眼前的烦恼刹那间烟消云散。

小菲在方刚面前诉说与同事之间的不快,并为此而苦恼。方刚认为这是意料之中的情况,笑着说,我就知道别人不会服你,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处理好同事之间的关系呢?他因势利导,就事论理,如此这般点拨了一番。出于对妻子的关心,他请了小菲一些同事来家里吃饭,又请了李校长到酒店一聚。那次借包厢饭桌上的融洽氛围,与李校长相谈甚欢。李校长后来发来一条同事评论小菲的微信:花瓶一个,一碰就碎。小菲看了方刚手机上的微信内容,脸色顿变。她羞愧难当,一时无语,显然受到很大触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方刚说的话,小菲表面上不爱听,有时仍然嘴硬,但实际上还是按照方刚说的意思做了。

方刚平时工作忙,很少在家里吃饭,也顾不上日常家事。小菲除了上班,就是守着女儿,仿佛女儿在身边她心里就踏实,并获得一种安全感。小家里面的一些事,诸如定期搞卫生呀,更换家具呀,修理或更换电器、灯具、门窗呀,等等,大多由她请人和操办。渐渐地,她还在自家学会为自己和女儿做饭做菜做其它饮食。

静静年内就要报名上小学,外公提供的学区房需要装修完善。方刚正准备过问,小菲却把事情揽在手里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搞。老方对儿子说,由她去搞吧,让她知道办事的难处也好,即使花点冤枉钱也值得。方刚正好与父亲不谋而合,于是不再去管。小菲从网上物色装璜公司,敲定方案,选取材料,监工验收,购置家什,尽管颇费周折,还是一手把事办成了。

 (待续)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7-11 19:54:28| 阅读 256
评论 (4)
 

标题:

泥沼(三) 

发表时间:

2021-7-9 20:15:04 

更新时间: 

2021-8-15 14:08:50  更新者: 闫丽君

关键词:

文学.短篇小说  

                  

                  泥沼


孩子满月,家里雇了保姆专事照料,方刚父母继续留下做饭做家务。起初小菲并不知道心疼女儿,她在饭桌上自言自语地说,早知生个女孩,我就不使劲地吃了。不知是有意无意,她饭量果然逐渐变小,奶水也随之减少,孩子才三个多月就断了母乳。孩子快一岁的时候,保姆感冒了,晚上方刚把女儿抱到自己房间睡觉,小菲硬是不让,两人争吵不休。方刚气愤不已,吼道,你又想叫家里人来是吧,去,你去叫,谁来我就骂谁,怎么把你娇惯成这个样子!

保姆的雇用金每月二千八,其中小菲妈补贴一千,因此小菲妈对保姆说,你是我出钱请的。保姆领会其意,对她俯首帖耳,甚至逆来顺受,逢年过节或临时有事要回家,即使方刚父母就在身边,也去找她请假。只要没去女儿家,小菲妈就会用手机与保姆通话,过问孩子吃什么穿什么,颇有遥控的意味。老方对这种状况很看不惯,对老伴说,怎么还是这样,她不光继续当女儿的监护人,还成了这个家的监护人了,看来真得再找她好好谈一谈。老伴劝他不要去找,说她就是这样的人,谈也没有用。是啊,昏睡的人是不容易叫醒的,老方想了想也是,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一家人很善待保姆,几乎每次准假都找车接送她,还时不时送给吃的用的物品,保姆也从家中带来自家种的蔬菜瓜果回报。保姆来自农村,虽说对宝宝的护理不怕麻烦舍得出力,但干活很毛糙。常常是,蒸锅放在燃气灶上忘记管,水蒸干了锅熏黑了才发现,只一小盆热水偏偏要在离热水器最远处龙头下面接,用一次餐巾纸一抓就是一大把,造成浪费她并不在乎。她真的以为自己只要听小菲妈的就可以了,对方刚父母的话总是不当回事。一次她不去核就用榨汁机榨红枣喂给孩子吃,看到孩子一吃就吐,方刚妈发现枣糊里有很多碎核,便责怪她做事马虎,岂料她错了还犟嘴,方刚妈一气之下要辞退她,小菲妈从中打了圆场才作罢。

小菲妈时不时问保姆,亲家母在背后说了她什么?正巧保姆是个饶舌的人,今天在你面前说他说了你什么,明天又在他面前说你说了他什么,不光说你的不是他的不是,往往还添油加醋。一家人之间本来已生嫌隙,经她从中搅和,更引发各自内心的怨气。老方瞅准一个机会对小菲妈说,你对保姆说的话她都告诉我们了,我们毕竟是自家人,有了矛盾可以自己解决,由着保姆在里面瞎掺和,这个家还能安宁吗?小菲妈先是一怔,然后支支吾吾,慌忙不迭地解释。

那天上午天气晴好,保姆照例抱着孩子下楼,来到小区内休闲场地。平时只要气候允许,小区内有不少人都会抱着小孩聚集在这里。保姆与身边几个同行又谈起各自的境遇,闲扯家长里短,免不了掺杂一些对东家的牢骚怪话。她说了孩子妈妈和外婆的不是,又说孩子爷爷奶奶的不是。隔壁的婆婆正好也在埸,寻思孩子的爷爷奶奶明明为人挺好的,你怎么在这里乱讲呢,她听不下去,于是走开了。保姆回来对方刚妈讲,外面的人都对我说,这样的人家你也干呀?方刚妈一听,知道她又在外面瞎说,非常恼火,心想我们对你已经够宽容了,你却不知好歹,不容分说,当天就把她辞退了。

当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另找保姆的时候,老方在小菲妈面前表达了不满,说,爷爷奶奶每天都在这里,你老是打电话问保姆给孩子吃什么穿什么,保姆回家还得向你请假,那爷爷奶奶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小菲妈一时语塞,转而嘟哝了一句,我只是关心一下,又没有别的意思。

小菲妈自认保姆对自己贴心,内心并不想辞她。保姆不想走,向她求助,无奈亲家态度坚决,她不便当面反对,只好答应过一段时间再说。新保姆来后不久,小菲对公公婆婆说,静静由我们自己照看一、两个月试试吧,反正有保姆在这里,你们也累了,休息休息。方刚父母一听就知道,这显然是小菲妈的意思,此后便不再早出晚归天天守在儿子家。小菲妈临近退休已很少上班,每天买好菜让保姆抱着孩子去她那里做饭。小两口上班中午在单位就餐,周末和节假日的饭由方刚妈过来做。小菲妈对新来的保姆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方刚父母明白个中情由。方刚不允许再把保姆换回来,从而使丈母娘断了那门心思。


方刚父母发现,自从儿媳让他们“休息休息”后,再想独自抱孙女出门已经很难了。孙女出生后,他们每天都抱在手上,随着孙女一天天长大,抱她在小区和周边活动,逛街,游公园,进幼儿泳池和游乐埸,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是现在呢,就由不得自己了。周末过来,儿媳有时抱女儿出门久久不归,只能在沙发上坐等。一次老方抱孙女刚下楼,儿媳电话就追上来,生怕他们走远了。

静静三岁上幼儿园时,小菲妈把保姆辞了。小菲和妈妈各自的住处只相隔一个小区,幼儿园位于小菲妈居住的小区,静静每天由妈妈或外婆接送。不仅吃在妈妈家,小菲还时常陪女儿住在妈妈家。

一天下午,方刚父母赶在放学前进幼儿园看孙女。时值初春气候渐暖,看到孙女仍然衣着厚实,穿得比别的孩子多,不由皱眉。幼儿园的阿姨说,孩子的妈妈和外婆反复交待,这样不能给她吃,那样也不能给她吃,午睡要加盖她们自己拿来的被子。方刚父母明知这娘俩对孩子衣食要求的挑剔和过度,却无可奈何。因为谁提醒都不管用,她们我行我素根本听不进去。

方刚父母住宅折迁,在儿子住处附近买了一套二手房。他们在儿子家谈起房子,一时兴起,想带着孙女一起去看看。可是儿媳不愿去,也不放女儿去,女儿又哭又闹也不撒手。方刚不想跟她纠缠,悻悻地跟着父母出了门。车开在路上,小菲因女儿哭闹不停打来电话责怪方刚,方刚手握方向盘无法跟她多讲,只反问一句,你是想跟我吵架怎么的?随手便放下了手机。接着老方也接到儿媳的电话,只听里面叽哩呱啦地说,静静还在哭闹,一个劲地挥手打我……老方一脸苦笑,心想这事怪谁呀?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搬家前,方刚请丈母娘家常年约定的清洁工到父母新居洗沙发套。清洁工边做事边与方刚父母拉家常,提到静静时她说,这孩子只有她们娘俩能动,其他人动不得,她们这么带,孩子身体以后是不会好的。眼前的现实被这一语道破,方刚父母心里五味杂陈。

静静学会说话第一声是喊爸爸,接着依次是妈妈、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从她身边离开后,她动不动就说,不要妈妈,不要婆(外)婆。问她要谁?说要爷爷奶奶带。现在,不但父母平时见难孙女,方刚自己也很难单独带女儿出门。这算什么事啊,他气冲冲地向丈母娘抱怨,别搞错了啊,静静姓方,我才是女儿的主要监护人,你这个外婆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为了使父母不至于与孙女疏远,除了过年过节合家团圆,方刚每周都要携妻女到父母家度两天周未,还经常让女儿与爷爷奶奶视频通话。

平时不用带孙女,许多人都说当爷爷奶奶的乐得经松,方刚父母自嘲道,本来是应该感谢亲家母的,而我们得了便宜却不想卖乖。

小菲妈掂量女婿说过的话,加上带孩子产生的倦意,欲松动对外孙女的控制,便借一次要外出的机会,请亲家母从儿媳手上接过孩子照看几天。这时小菲已经与女儿黏得难以分开,不愿再交给公婆了。

都说丈母娘疼女婿,小菲妈实际上也是如此。在她眼里,女婿不仅仪表堂堂,而且知情达理,很会处事。家里遇到棘手问题,经过女婿之手,都迎刃而解。女婿在职场上一再被提拔,她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她在女婿和亲家面前强调女儿优秀,是怕他们小瞧了女儿。她处理家庭内部关系,不得不顾忌女婿的脸色。提起那次因与亲家母吵架女婿对她大光其火之事,她说当时确实感到接受不了,事后想想也能理解,儿子都为娘嘛!

小菲妈把外孙女揽在身边,亲家之间的接触自然减少了。对于方刚父母来说,眼不见心不烦,生活似乎归于平静。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心境渐渐在平静中淡定。再谈起亲家母,方刚妈说,自从吵了一架后,她现在好多了。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碰到这种性格的人有什么办法呢。再说,她带孩子哪不累呀,确实为我们减轻了负担。我们年龄比她大好多,如果孩子让我们带,身体还真吃不消呢。她过年或从老家回来,总是想到我们,送来许多东西,不也是想维护好我们之间的关系么!老方也说,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事有八九,可与人言者无二三。不过,我们与亲家母至少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天下父母心。凭这一点,我们也要多一些包容,为儿子维护好这个家。他们这样宽慰自己,心情豁然开朗,自由自在的老年生活愈发使他们显得超脱。

 (待续)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7-9 20:15:04| 阅读 274
评论 (4)
 

标题:

泥沼(二) 

发表时间:

2021-7-6 15:05:39 

更新时间: 

2021-8-14 15:36:52  更新者: 胡景斌

关键词:

文学.短篇小说  

                

               泥沼


小菲妈与亲家母吵过架后,直到第四天才在女儿家露面。只见她面色憔悴,往日的那股神气荡然无存。刚好小菲爸老王也来了,正坐在沙发上与亲家说话。老王数落女儿后,又用埋怨的口吻对小菲妈说,你看看你平时的教育!小菲妈自觉理亏,面露干笑。

老王早年在本地一位领导手下工作,婚后将妻子从老家调至身边,先是在招待所当服务员,后来进了机关。起初日子风调雨顺,不久两人因性格不合闹起矛盾,渐渐导致感情破裂。

提起当年,老王随口向亲家叙说了婚后他印象很深的一件事:一次有几个多年不见的战友来到他家,当时妻子正在睡觉。战友们听说他老婆在剧团呆过,起哄想听她唱一段。他走进房间叫妻子起来见一见,得不到回应,再靠近床前哄她起来,不想她很不耐烦地叫道,你再吵我就发躁了啊!一时,他在战友面前难堪极了。待他陪同战友在外面喝完酒回来,只见妻子站在家门前,嗑着瓜子,戏笑道,走啦?他顿时恼羞成怒,借着酒力,顺手一挥,把她撂得趔趄了好几步。

女儿五岁那年,老王提出离婚,给出时间希望妻子认真考虑。小菲妈不甘示弱,那天不等老公下班,收拾衣物,用自行车驮着女儿,扭头就离开了家门。

两人离婚后,小菲最初被转到县城由外婆照料。老王想念女儿却难以见到,他时常把女儿照片捧在手里,看着发呆。如今,各自经历多次婚姻后,老王与现任妻子生活平静,小菲妈则过着与人若即若离的同居生活。

小菲结婚时,年近九旬的奶奶送来亲手包的棕子。老奶奶噙着泪花说,孙女生下后,我没怎么带就长大了。她既高兴又伤感。

女儿新婚那一阵子,小菲妈春风满面,她拉着一大家人,郊游吃农家饭,回老家省亲,轮流做东聚餐,整个大家庭亲情洋溢、不亦乐乎。除女儿女婿、老母、大妹一家、小妹一家,她也邀请亲家和前夫参加了其中的大多活动。老王与昔日的妻子、姨妹和连襟谈女儿谈往事,相互间的距离仿佛又拉近了。

小菲妈有意与前夫接近,其意亲家也看出了几分。小菲妈向亲家诉说,那时年轻,一时冲动,又没有人来劝,才造成这种结果。她想还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小菲妈本以为女儿成家给两人带来复合机会,而且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因而很自信地在外放出风声,结果却一头热一头冷,前夫并未回心转意。她的态度随即降至冰点,由失望而生出恨意。她在亲家面前倾诉,说前夫怎么不管女儿,而自己一心放在女儿身上,抚养女儿上了大学,把女儿培养得很优秀,一切都做得问心无愧……老方说,老王也向我们谈了你们之间的情况,你把女儿从小拉扯到大,确实很不容易。应该说,你们都有自己的问题,双方都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我说了你可能不高兴,你真的就像自己说的做得那么好?……所以,我认为看问题不能光站在自己的角度,也要换位思考。你们之间的感情纠葛,不该把女儿牵进来。小菲妈听了不以为然地一笑,过了一会儿又说,正因为离婚了,我才这样对待女儿,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老方说,这是溺爱,你以为是为她好,实际上是害了她。小菲妈若有所思,低头不语。

(待续)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7-6 15:05:39| 阅读 289
评论 (3)
 
   

共 75  篇,第1/15页 下页  末页

 
浏览时间:2021-12-6 22:29:33
Copyright © 2006 - 2021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