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姚念龙 
部队: 空24师   
部门: 司令部机要科 
职别: 科长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战友是陈年的酒,越久越醇;战友是清澈的水,越淡越真;战友是远方的客,越走越近;战友是难忘的人,越想越亲。愿战友永远保持年轻的心、纯真的情、强壮的体、幸福的家。忘掉年龄、忘掉恩怨、忘掉烦恼、多想战友。 
所有篇目(共680篇)

标题:

一震惊魂40年(4)  

发表时间:

2016-5-17 0:29:03

更新时间: 

2016-5-22 9:45:57  更新者: 赵平虎

关键词:

文学 军网十年 唐山地震四十周年  

  [这是对本篇第 1099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一震惊魂40年

 

四、一进唐山

 

    (校正:上回说到当年在三营区,既住72团又住新兵连,我后来怀疑住不下的问题,现在找到答案了。通过几个当年的战友一起回忆,当时在三营区只住了独立大队,人少,所以才能安下新兵连。当时71、72团均在唐山机场,地震后,唐山机场成了各级抗震救灾的指挥中心,包括河北省抗震救灾指挥部都在机场内,由于住房紧张,这时才让72团搬到了遵化场站三营区,后来独立大队又从三营区搬到了中营区。好像是1979年底71团又从唐山搬到了承德平泉机场。从此,唐山机场划归空17师管理,后来又改为北空训练基地。这是后话。)

    1976年6月中旬,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天还有点热,警卫班长找我谈话:小姚,你在这里两个多月的时间表现不错,可惜这里留不住你,一会师机关来人要把你接走,我们会把你在这里的表现如实地反应过去,有空过来玩,别忘了这里。班长是1973年(1972年底入伍)福建兵,中等个,圆脸微胖,长得很齐整,面目也很和善,对我很好,我对他的印象也不错,好像姓黄,至今我还能想起他长得什么模样。

    那天是师司令部标图班的副班长骑着一辆自行车去接的我,71年湖南兵,也是后来训练我们标图的班长,也就是7月28日凌晨地震后,下午又组织我们在室内训练的那位班长,让我们体验了一把下午那次强烈余震跳窗逃生的惊魂一幕。他来警卫班的时候我已把背包打好。背包往身后一背,绿色挎包左肩右挎,左手提上网兜(里面有脸盆、洗漱用具和一双棉鞋),向警卫班长和在一起站过岗的战友们敬了个礼,就算告别了。我坐在标图班长(想不起姓啥了,就称呼班长吧,过后想起来再改过来)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班长和我聊天,他说的十句话有八句我都听不懂,我就嗯呵地应付着。我问:班长家是哪里的?他说:我不是班长,是户(副)班长。我是福兰的。我在脑子里转了半天,不知道福兰是哪里。班长见我没反应:你不知道福兰是哪里?我:哦哦。咱也是不耻下问之人,更不能不懂装懂呀,你说连班长的籍贯都不知道是哪,今后怎么交流呵。就随口问了一句:班长,福兰在哪个省呀?福兰就是福兰省,我的普腾(通)话还是很标准的,你怎么就听不等(懂)呀?我:噢噢!其实我还是没听懂。在部队因方言闹出的笑话多的去了。有一个通信班有两辆挎斗摩托车,班长(湖南兵)让把摩托车拆(擦)一下。说完就办其它事去了,等他回来一看两辆摩托车全拆散了,气得直蹦高:我让你们把摩托车拆一拆(擦一擦),谁让你们拆的?我们师有一位首长,山西人,叫黎良(化名,绝无戏言首长的之意,只是个笑话)。一天在指挥所战备值班,早晨打电话向气象台询问天气情况:气象台吗?我是黎良。对方:我是你爹!气象员把首长报的名字听成“你娘”了。又跑远了,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

    7月29日,伤员就不断地涌了上来,有空六军军部的,也有地方的。军部的一般来了一介绍就能知道,地方上来的就不问那么多了,来了就先处理伤口。卫生队的病房楼是不能进了,就在师部礼堂下面的蓝球场上开始支帐蓬。我们这些在中营区的干部战士,除了担负正常战备值班的以外,其余人员均都自觉投入了抢救伤员的行列,帮着搭帐蓬、抬伤员。正是三伏天,太阳晒,帐蓬捂,水泥地蒸,那个热呀!有的伤员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就很少,有的几乎就没穿什么衣服,有的就随便找点什么东西一遮。我们这些新兵留下自己穿的几乎把夏天的衣服都捐了出来(本来才半年的新兵蛋子也没几件衣服)。1977年我到空军学院(当时叫:空军军政干部学校)上学,下半年发服装要交旧领新,听说我把衣服都捐给灾民了,不但没让我交旧,还问我缺什么,要给我补上,我坚持没要。这是后话。那时候人都单纯得很,没有任何杂念,也没有什么邪念,就是想方设法抢救人。一些砸到下身的女伤员,有的穿得很少,来到后就用卫生队的白床单为他们盖上,天太热了,一出汗,伤口杀得疼啊!给她盖上,她就掀掉,好像凉着就能舒服一些。空六军有一位处长(记不很清是哪个处的了,好像是气象处的?)伤得很重,一条腿已无法保留,当时条件太有限了,连截肢的器械都没有,卫生队外科大夫仝宝贵(北京人,现在想也得是六十年代上半叶的兵)也是急中生智,让人去营房股找了一把木工锯,放在酒精灯上反复消了毒,我们几个新兵帮着,就把腿给锯了下来。最后这位处长由于伤势过重也没保住生命,也是我们这些新兵帮着抬到捣药口一个山坡上埋了。后来听说被其家人起走了。

    (这就是中营区的两个蓝球场,当年这里搭满了救治伤员的帐蓬。现在这里是:球场依旧在,人已无踪影。空军马晓天司令员、沈空丁来杭司令员,还有很多从这里走出去的将士们(包括我在内),均在这球场上流下过奔跑的汗水。摄于2015年春节)

    当时中营区的战士都在大灶吃饭,我们一天三毛六的伙食费,35%的细粮,65%的粗粮。就这点细粮我们也都省给伤员们吃了。熬好稀饭用大桶抬到蓝球场上盛好送给伤员,为伤员蒸的馒头又白又大,闻着喷香,尽管我们这些小伙子们饿得头晕,也没人偷着吃上一个。伤员越来越多,帐蓬不够,有的就在树阴下临时支上一张床板,有的重伤员也往外地转。天经常下雨,有时我们还得把自己发的旧雨衣给伤员拿来撑起挡雨。

    记得是7月31日那天,让我跟师的运5飞机去唐山,给师作战科朱副科长(朱良德,上海人)家送一些东西,还提了两塑料桶从中营区接的清水。当时他们家在哪里住想不起来了,到唐山后怎么找到的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他们家没大伤情,地震的时候好像朱副科长在遵化,我的印象是,地震把他们家的人从楼上都甩了出来,他儿子一时没见到他外婆又冲进楼里找,结果被门上面的水泥过梁把右脚前掌给砸断了。当时只见到了朱副科长的夫人,阿姨长得很清秀,中等个,上海口音很浓,我们去的时候她好像还在自己家的废墟附近,衣衫不整,穿的一条裤子从两边腿弯一直叉到腰间,内裤就那么在外露着,自己还在那扯着让我们看,说:现在也顾不了羞耻了,能活命就行。放下东西我们就去了机场。当天没能回遵化,当晚住哪了,怎么住的现在没记忆了,反正是夏天,好像就在哪个墙根委了一晚。只记得那时唐山的水还很浑,一天没捞到水喝,晚上好像就捞到了多半碗大米粥喝。还有一件事记得很清晰,那就是下午到机场的时候,正好碰到两位军官,腰带上都挂着手枪,领着两个人,(后来知道稍胖一些的是时任72团副参谋长荣志和,山东人。后来任72团副团长,再后来任师副参谋长,稍瘦些的最后我也没弄清是谁。现任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当时任该团副团长,1974年建国25周年的纪录片,称马晓天为塔台儿童团长,那年他才是25岁。)在给另外两个人说着什么,只听到一句:那意思是回去好好对他们批评教育。这时又过来几个人,问怎么回事,荣说:这两个人,一个是不服从警卫战士管理,还把警卫战士的领章给撕掉了;一个是偷扛了一卷油沾,被警卫战士拦下了。这不让他们的村支书来领人,让他们回去好好批评教育。这几个人中有一个领头的说:好了,你们两位首长不用管了,就交给我们吧。又对那两个村支书说:你们也回去吧。第二天早上,就在机场的不远处传来了两声枪响。听人们在议论,昨天带走那两个人的是河北省抗震救灾指挥部的,今天就把两人给打了。据说那时候唐山的基干民兵每人配30发子弹维护治安,只要见到在银行或百货大楼等有钱有物的地方弯腰捡东西,只要有人见证,你就可以开枪打人。听说为这丧命的人也不少。

    第二天下午我搭了一辆往遵化机场送伤员的车回部队,在机场路上,这是当时从唐山进出机场的唯一通道,路很窄,刚能破开两辆车,那时候老百姓没地方去,都在路两边看热闹,看来回的车辆,因为平时没有这么多车在这路上跑。我们的车刚过去,就看后面的一辆车一下把路边的一棵水泥杆给挂倒了,正好把一个人拦腰砸在了水泥杆下,只听后面的人又喊又叫:地震没砸死,这让电线杆给砸死了!之后就是人们喝着号子抬电线杆的声音。过来的车根本就没停,也没人过去拦车,就走了。这要是现在,是个什么结局,你就想去吧。

 

    (待续)

 

2016-5-16

 

  

评论(共 5 篇):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6-5-22 9:45:57

刻骨铭心,太感人了。融化了,在你的文章里出不来了。   

 

  评论者: 闫丽君

发表时间:2016-5-19 23:10:08


 一幕幕难以抹去的痛苦记忆,一个个令人追忆终身的英灵!写得好!   

 

  评论者: 闫民校

发表时间:2016-5-18 18:54:23

拜读了。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6-5-17 21:44:06

谢谢雨虹姐到访!在第一篇我提到了令尊段师长和李阿姨,我对二位老人的印象非常深,因那时我们刚到师机关才一个多月,对什么都新鲜,对什么记忆都很深,就这也光恐怕写不到位,恐怕哪里有一点疏忽有损首长的形象,因在我心里非常尊重这些老前辈,现在每每想起还非常怀念他们。   

 

  评论者: 段雨虹

发表时间:2016-5-17 19:02:41

文章写的很流畅,吸引人,期待后续。因在遵化机场生活过,对那里的描写非常亲切。   

 
   

共 5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0-7-6 3:25:17
Copyright © 2006 - 2020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