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首页苹果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贾玉廷 
部队: 炮2师  北空导弹四师八十五营 
部门: 基层连队 
职别: 副政指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致辞: 战友好 
所有篇目(共30篇)

标题:

第五章 兵别昭阳 越江归沪 —— A卷(华东剿宼篇)  

发表时间:

2021-9-8 14:02:59

更新时间: 

2021-9-8 14:02:59  更新者:

关键词:

华夏雄师 鏖战南天  

  [这是对本篇第 88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Flag 标题 日期 评论 浏览
1 华夏雄师 鏖战南天 —— 绪言 2021-8-22 0 92
2 第一章 驰骋华东 苏皖驱敌 ——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1 84
3 第二章 江淮逐鹿 河网扬威 ——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0 88
4 第三章 海湾乌云 越战序幕(一)——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0 72
5 第三章 海湾乌云 越战序幕(二)——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0 62
6 第四章 湖荡屯军 水乡剿寇 ——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0 64
7 第五章 兵别昭阳 越江归沪 —— A卷(华东剿宼篇) 2021-9-8 0 88
8 第六章 申城备战 酷暑操演 —— B卷(边陲烽火篇) 2021-9-9 0 54
9 第七章 英雄传经 战争启蒙 —— B卷(边陲烽火篇) 2021-9-10 0 83
10 第八章 挥师南进 戎装登程 —— B卷(边陲烽火篇) 2021-9-11 0 94
11 第九章 风雨旅途 边陲集结 —— B卷(边陲烽火篇) 2021-9-25 0 81
12 第十一章 跨国出征 长夜奔袭(一)—— (援越抗美篇) 2021-9-27 0 37
13 第十章 戍守凭祥 峥嵘岁月(一)—— (边陲烽火篇) 2021-9-27 0 15
 

  第 五 章  兵  别  昭  阳  越  江  归  沪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权的建立和日益巩固壮大,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部队建立起无坚不摧铜墙铁壁。大陆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稳定安居乐业,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稳如泰山。
特别是社会历史进入二十世纪中后叶的六十年代中期,党和政府领导广大人民克服三年严重自然灾害困难。国民经济有了迅速的恢复和突飞猛进的发展,祖国大陆地区综合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和大幅度提升。
龟缩海峡彼岸台湾孤岛苟延残喘美蒋国民党反动集团,面对中国大陆地区欣欣向荣如日中天之大好形势。曾经叱咤风云桀骜不驯傲睨一世的一代梟雄,有心反攻无力回天悄然己经进入暮年旧政权魁首蒋介石。妄图依靠被波涛汹涌台湾海峡天然阻隔弹丸之地反攻大陆,实属自不量力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白日做梦。
面对大陆地区强大中国人民解放军天罗地网空防军事力量,坚如磐石日益巩固受到人民普遍拥护的人民政权。台湾美蒋国民党集团仅仅依靠残存支离破碎空军部队,手中暂时掌控所谓现代P-2V和U2等型号电子侦察机。继续对我大陆地区进行骚扰破坏活动犹如飞蛾扑火,屡屡遭受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防部队沉重打击后走向穷途末路。
这个时期美蒋国民党集团进入强弩之末大陆骚扰式飞行活动,己经处于十分难堪欲罢不能欲进难行状态。无可奈何跌入进退维谷难以维系非常尴尬的宭境,迫不得已自动偃旗息鼓基本停止各类骚扰飞行活动。
国际领域美国政府发动侵略越南战争此时已进入白热化,东南亚越南北南两地区战火已经燃至其国土全境。美国海空军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全境大规模狂轰滥炸,已经疯狂到举世罕见骇人听闻登峰造极其严重程度。“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邻国大规模战争严重威胁中国安全,慕然之间社会主义祖国的南大门已成唇亡齿寒之势。
中国出兵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不仅成为必然之举,而且己经到了刻不容缓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防空高射炮兵第二师所属各部队,长期在苏中腹地兴化县南北两线河网湖荡垛田地带。执行围剿台湾美蒋国民党集团P-2V电子侦察机任务,伴随着国内和国际政治军事形势发展演变也已接近尾声。
面临国内反蒋和国际反帝斗争尤其越南战争新变化,党和国家国内外对敌斗争方针政策将会有重大战略调整。全国各地执行以反台湾美蒋进犯大陆为中心任务的武装部队,随时都可能接受上级新的作战任务和特殊军事安排。
当社会历史发展进入二十世纪中后期一九六六年入夏不久,根据国内外形势变化和中央军委总部统筹安排。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防空高射炮兵第二师所属各部队,胜利结束了苏中腹地兴化县南北两地区长期机动作战任务。将分期分批陆续相继撤出数年漫长机动作战地区,基本结束了围剿台湾美蒋国民党集团窜犯大陆任务。部队全部通过跨江经沪宁铁路返回上海市原防区,恢复重新执行战略要地上海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苏中腹地兴化县及其周边各县区,其综合经济发展水平较其它区域要落后得多。当时公共交通混凝土和柏油公路基本上属于空白,各县市之间比较重要高等级诸条十分重要公路。基本是因地制宜采用沙石和泥土混合结构,土法上马夯筑修建县际之间挡次不高公路。
县级以下各等级公路以及大部分乡村道路的路况则更差,天气进入连绵梅雨之季则普遍泥泞不堪。任何车辆包括牵引重型武器装备机动车辆难进难出。特别是兴化县东北部和北部湖荡港汊滩涂垛田地区,比其南部以河网密布沟渠纵横为特点地带更加难以进出通行。
已深入到这些地区执行机动作战任务各基层火炮作战分队,遵照命令实施全部安全撤出面临十分巨大困难。师党委决定首先安排南京军区舟桥部队进入兴化东部和北部,先分期分批将进驻湖荡港汊垛田岛分队人员装备运出。暂时全部进入交通相对方便地区临时设定位置待命,然后再根据全师所有基层火炮武器装备性质和铁路摩托行军特点。同全师所有驻守兴化南部河网地区各火炮作战分队统筹协调,编制全师所有各部队大规模陆续撤军行动计划,进行有计划分步骤全部撤离苏中腹地兴化县南北两线各地区。
按当时国家苏北苏南两地区公路和铁路交通运行实际状况,同南京铁路局协调计划组成若干个公铁路摩托行军梯队。陆续从苏中腹地兴化县南北两线地区集结地启程,经高邮和扬州公路进入南京浦口登长江轮渡军列越江返沪。
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奉师团机关撤军统一部署和计划安排,于二十世纪一九六六年入夏不久的六月中旬。准备陆续撤出驻防近一年之久兴化县垛田镇垛田岛阵地,进入兴化县城关镇临时驻地水泥造船厂听候命令择期出发。
当年全连指战员奉命进兵兴化东郊垛田镇垛田岛地区,克服了低洼多水、渠深路曲、垛田林立重重困难。如今就要撤离这千垛万岛港汊密布沟渠纵横复杂地区,也并非轻而易举仍面临诸多难以预料的各种风险。特别是将ZPU-4高射机枪这种超重大型防空武器装备,从已进入仲夏旺水期两河(南官河和车路河)交汇垛岛撤出难度较大。
历来有苏中腹地“锅底洼”之称的兴化古城近郊的垜田岛地区,高射机枪连所驻扎田垛岛屿阵地周边水势凶猛。各条河流和众多垛田岛屿之间菱角日盛导致水路狭窄曲折,所有机动舟船只能在港汊湖荡垛田岛群间曲折穿梭行进。尤其是大范围雨季到来前后时期水量充盈居高不下,船运操作稍有疏忽和大意都可能导致触岛搁浅和翻船坠河危险。
连队党支部和班排干部经过反复认真研究和周密计划部署,整个运送过程严格分工合作各负其责彼此前后相互协调。所有人员认真负责不准出现任何漏洞确保撤离过程绝对安全,达到一环扣一环顺利登岸稳妥进入县城临时指定宿营地。
配合登岛撤军的南京军区舟桥部队专业船运指战员,已有数次协同高射炮兵进出湖荡垛田地区经验,水上运送可谓轻车熟路运用自如操纵十分得心应手。部署设置在垛田岛山与阵地上的九挺ZPU-4高射机枪装备,按舟桥部队要基本上按照一船一挺分别独立运送的程序实施。
连队ZPU-4高射机枪撤出垛田镇地区垛田岛屿阵地过程中,众人居高临下从垜岛各个高台阵地上缓缓牵引运送上船。穿越那九曲十八弯诸多垛田岛间曲折迂回水路,蜿蜒辗转驶进漂浮翠绿菱角秧的涛涛车路河。再进入车路河与南官河两大河流交汇三角水域东侧,最后方驶进浪花飞溅波浪翻滚十分宽阔的南官河。
河面舟船载运着身披淡绿色帆布枪衣ZPU-4高射机枪,只见那四个硬质胶轮底盘上大角度冲天而立。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犹如波涛汹涌海洋炮艇乘风破浪,两个不同兵种服装各异军人护卫两边送快速飞驰前行。此情此景真可谓不是海军胜似海军吸引南官河激流中,众多穿梭来往船只各色人等倍感惊诧的目光。成为当时宽阔南官河兴化县东段繁忙水面上奇特景色,是二十世纪一九六六年初夏水乡撤军不可复制一道风景线。
高射机枪连进驻兴化垛田岛担负战备任务所有武器装备,通过两天时间早出晚归十分紧张艰苦湖荡垛田水上运送。包括所有武器弹药附属配件在内一切战备物资和人员,已经先后陆续全部进入县城南官河北岸码头街区。师部机关直属汽车连随机派出数十辆牵引运输汽车,将己经完成离岛渡河上岸所有武器装备及各种战备物资,分别陆续运抵兴化县城南部地区国营水泥船制造厂。
全师部队南北两线各火炮分队撤离兴化地区启程时间,需以南京浦口沪宁线铁路部门拟定军列计划为前提。各基层火炮分队全部移出河网垛田阵地进入临时集结地后,师司令部作训科再统一编制撤军梯队构成和先后顺序正式启程。
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只有临时住进该厂办公和各仓库用房,准备在此小住数日等候上级统一下达启程命令,预计在此要逗留两至三天便有可能开始撤离兴化地区。
至此包括高射机枪连在内分布于兴化县南北两线地区,空军高射炮兵第二师部队各火炮作战分队。己经陆续分别撤离原作战阵地进入临时指定地点待命,从苏中腹地兴化县西出东进越江返沪已指日可待。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二十世纪中后期五六十年代,国家的交通特别是贯通大江南北铁路交通运输事业。受诸多历史遗留问题以及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制约,短时期还很难满足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社会生活的需求。
国家解放初期非常重要纵贯长江南北大动脉的铁路交通,被水面宽阔波涛汹涌浪高水急的长江完全阻断。兴化地区机动作战大批高射炮兵重装备部队返沪,需要首先从兴化和高邮经过扬州直达浦口公路摩托行军。到达长江南京段浦口船运码头后视渡轮和铁路运输实际状况。南京铁路局采取常规铁路运行计划与见缝插针运送相并举,两条腿走路的灵活方法酌情安排这一重要返沪军事行动。
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在兴化县国营水泥船制造厂,待命三天便接到师团下达可以启程出发命令。部队为赶在当日黄昏前顺利到达浦口码头登船渡江,指战员们次日黎明前即起床立即做好了一切启程出发淮备。
连队官兵在这水环垛绕千湖万岛河网纵横之古城兴化县,匆忙进了长期艰苦机动作战最后一次早餐,便收拾行装挂好武器装备车辆牵引开始启程上路。别了!令人终生难以忘怀魂牵梦萦的苏中腹地水城兴化!再见!闻名遐尔闻的“东方威尼斯”楚地昭阳父老乡亲!
包括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在内高射炮兵第二师所属各部队,苏皖地区围歼美蒋集团飞机进犯祖国大陆地区,长期艰苦戎装征战之旅宣告圆满胜利结束,即日起将全部分批分期陆续启程撤离昭阳兴化返回上海。
高射机枪连指战员从兴化经杨扬州至浦口公路摩托行军途中,司务长安排炊事班发给每人地产粗制标粉面包两个,另配兴化地区远近闻名特产水乡咸鸭蛋一枚,用以部队长途摩托行军路上打尖充饥补充足够热量。
全连官兵计划在长途公路快速行进中不在兵站用午饭,以便加快牵引运输车辆速度马不停蹄西行赶路。防止担搁高射机枪连整个长途摩托梯队公路和越江行动,力争顺利安全完成长距离撤军返沪预定军事行动计划。
指战员们登上高射机枪连那巨龙般长长牵引运输车队,告别了奉命长期执行机动作战任务留连数载有余。不是江南胜似江南河网港汊湖荡垛田水乡王国兴化,经“兴高”公路向高邮县至扬州和浦口方向迅速急驰而去。
临近中午时分高射机枪连行军梯队顺利抵达历史名城扬州,时间紧迫大家无暇欣赏那千年古老城池伟岸风貌,只作短暂停留车上进食快速下车方便即刻上路。
行军车队继续在沿江地区苏皖两省相邻交界地带,奔驰于仲夏绿色田野环绕蜿蜒沙石公路上。在江淮地区平原丘陵高低变换跌宕起伏曲折相间路面,拉大相互车距开足马力全速向西部江边重镇浦口方向驶去。
奔驰急行车队中众多战士们举目眺望公路两侧乡间田野,只见贫瘠小块平原和低矮山丘相间广袤土地上。当地农民大量种植的农作物多为玉米和各类低产小杂粮,仅在公路两侧少部分略微平坦十分低洼之处,出现江北杂粮区广泛种植长势不旺水旱相宜特殊稻谷作物。
匆匆而越进入大家眼帘的各种各样绿黄相间参差不齐的莊稼,呈现出轻重不同少雨缺肥长势不尽人意景象。江北特殊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决定与江南的巨大差异,长江南北两地仅一江之隔咫尺之遥却有着如此天壤之别。
沿途目睹长江北部地区发展不够平衡仍然十分落后的乡镇,偶遇有限的几家所谓全民及集体小型商业店铺,其门庭冷落车马稀基本没有商品交易集散场所。国家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处在极其特殊政治历史时代,人们不同程度曲解了经典作家马克思主义商品经济理论,较大程度上忽视了价值规律这只无形巨手天然魔力。更由于中国千年历史重农抑商落后封建观念根深蒂固,导致整个国家经济发展中工农业生产商品率极低。摩托行军途经城镇街市商贸之地十分冷清门可罗雀,走马观花管中窥犳也可看到国家生产发展商品化之路仍很长。
彼时国家主席刘少奇和总书记邓小平两位中央领导人,曾经大力推行激活农村经济的相关路线政策。被视为非社会主义性质的东西受到广泛批判,己经被迫在全国各地农村执行过程中强令全部废止。导致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后刚恢复活力的农业经济,又黯然进入了万马齐喑了无生机的准萧条状态。
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坚持的社会主义大一统农业经济模式,又重新获得彻底贯彻直至推广全国各地。国家社会主义公有制体系得到了全面巩固和进一步加强,农村生产资料所有制己经达到纯而又纯的高度集体化程度。
然而党和国家当时在农村坚持所谓一大二公人民公社制度,确实有些超越了广大农村落后生产力水平的实际。包括长江流域沿江两岸地区在内全国广大农村地区,实施和运作过程中不同程度挫伤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使遭遇三年严重自然灾害后国民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全国经济特别是农村经济又进入了一种新的难如人愿不良循环之中。
中国从南至北广大地区农业生产真正获得解放长足发展和提高,无奈则被迫延迟到毛泽东百年中国共产党粉碎四人帮以后,十年“文革”浩劫彻底结束进行改革开放才得以真正实现。
中国政坛上两个政治家迥然不同社会主义农村政治经济路线,此刻在苏北地区沿江农村非常深刻反映出来。苏皖两省江北部分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重灾区,在国民经济调整时期曾经有了一定程度初步恢复发展。这个时期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脆弱经济活力瞬现即消,包括苏北在内全国各地农业生产又进一步陷入艰难困境。
其时放眼田间劳作的农村人民公社男女社员衣着破旧单一,百姓住房大多为清一色黄土垒砌土墙茅屋。长江流域苏北沿江部分地区特殊地理强大优势,沒有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应有充分利用深入的挖掘。农民群众生活起色不大显得仍旧处于十分贫困温饱不足状态,给乘坐急驰而行高射机枪连官兵留下了深深震撼和若有所思的慨叹!
二十世纪中后叶一九六六年沿江地区仲夏梅雨季节,犹如那个政治时代波及全国的“文革”政治风雨,比往年任何梅雨期来得都要更早更猛烈一些。
高射机枪连庞大行军车队刚过古城扬州市的仪征地区,本来是万里无云阳光高照却突然乌云密布,刹那间淅淅沥沥蒙蒙细雨便不紧不慢下了起来。
正在急驰行进高射机枪连车队不可避免扬起漫天飞舞尘埃,顿时随之消失使路面空气自然也清新许多。雨落地湿沙石黄土结构公路略有些泥泞和打滑,车速有些减缓临近中午顶着阴沉乌云中牛毛细雨,进入南京市长江北岸微型小城京浦铁路轮渡码头浦口镇。
乌云压顶细雨霏霏中的南京市长江北岸地区水陆重镇,闻名于世京浦铁路终点站轮渡码头浦口镇。其大街小巷和镇内各类房屋建筑水洗般洁净素雅,独具江岸特色郁郁葱葱树茂林丰秀珍小镇使人耳目一新。
当时横跨长江南京浦口镇区为国家南北交通大动脉轮渡重地,它那纵贯中国南北重要交通枢纽地位使其闻名遐迩。长江以北大半个中国铁路客货南去列车均需经此渡船越江,是当时波涛汹涌万里长江天堑举足轻重南北交通重要水陆纽带。
彼时南京浦口镇江岸轮渡设施以及为其服务街区规模不很大大,或可以说其貌不扬仅属于长江岸边一座微型小城镇。它多为铁路和轮渡机关部门单位和家属区所构成,特殊水陆两栖交通变换轮渡港口地位使其日渐兴盛起来。
环视四周全镇朴实无华里里外外并无什么高大建筑物,多为格调普通却排列有序古老传统红砖瓦平房。临街房屋前后都有剪修整齐茂密的榆树栅栏,道路两侧批量栽培大叶树木纵横成行苍翠挺拔美观大方。
浦口镇轮渡码头南望可见那碧波万顷涛涛江水滚滚波澜,与江北岸来去匆匆十分繁忙客货列车相映成趣。使长江岸边浦口小镇更充满南北两地兼容并蓄繁华特色。
此地是贯通中国长江天堑南北交通京浦铁路的终点站,大量客货列车需要通过这里长江轮渡待运越江。昼夜二十四小时都有众多货运和客运列车停靠,浦口码头铁路多重调度轨道车来人往显得十分繁忙。
我们高射机枪连匆忙奔驰在兴化至浦口长长公路摩托行军梯队,虽然途中遇雨公路有些泥泞湿滑难行无奈车速被迫放慢了许多。但是中国南京地产跃进牌大型牵引运输及武器装备车辆,却经受了长途行军考验完好无损基本杜绝路上抛锚现象,按照师团部队预定撤军行动计划要求准时抵达。
高射机枪连行军梯队随即很快进入浦口轮渡火车编组站,集中在江岸待运轨道侧边地区小广场待命。连队指战员未接到调度命令只能在各自汽车上小憇,本年度参军部分新战士用好奇目光审视这座水陆双栖码头。
十分幸运恰好当日铁路轮渡交管部门调度计划十分宽松,浦口轮渡调车场军列所需平板和闷罐车辆充足。他们早已提前按部队铁路行军梯队要求安排就绪,已经全部进入码头场区待发铁路轨道集中等候多时了。
高射机枪连运输战备物资和牵引武器装备所有军用车辆,被先后分别引导至铁路专用线平板列车上。指战员们先后分别被安排四节中型货运闷罐车厢,部队以行政班排及专业单位人员平均分配落实到位。
部队人员和武器装备从浦口站区地面场地进入路轨军列后,便集中于长江北岸轮渡码头北侧调车场,静候轮渡铁路综合运输调度部门指令择机越江南进。
军列轮渡平时(非战时)越江一般属非国家常规调度计划运输,需根据码头铁路客货列车轮渡实际状况另行独立安排。我们高射机枪连所乘军事列车何时能够入轨登船渡江,当时车站轮渡码头调度人员一时也难以一口叫准。
这时连队炊事班同志只好将兵站早已准备好中午饭菜汤水,通知各班排临时用平时洗漱脸盆等器具打回来。大家边在各自分配闷罐车厢内仓促就午餐,边以焦急的目光撬翘首等待码头调度人员下达登船越江指令。
当天午后大约在十五时许稍晚一些时刻己经雨过天晴,炙热火辣太阳偷偷躲进高高泛白的云层中,云消雾散空气湿润轻风徐徐掠过江岸镇区。空旷开阔浦口轮渡码头调车场火车头南来北往十分忙碌,此时传来码头岸轨与江面船轨对接成功信息,高射机枪连梯队军列得到可以进入岸边长江渡轮准备越江指令。
长江浦口镇车站轮渡码头运输部门调车员有计划分步骤,将部队军列各个车厢按照人先车后顺序,在煤炭燃料为动力老式蒸汽火车头牵引推动下。利用火车头尾部采用后推式将军列各节车厢通过大型栈桥,缓缓送入码头龙门式岸轨和船轨接口处准备驶进江面渡轮。
停靠浦口江岸码头火车铁轨上的所有军列人员和装备车厢,先后陆续分别进入长江宽阔水面大型轮渡船。所有军列闷罐车厢人员及车辆武器装备依照序列,全部稳妥进入到长江水面渡轮甲板之上多重钢铁轨道。
军列各节独立进入渡轮船体轨道车厢基本定位锁定车闸之后,人们只听数声低沉而又略显清脆江面渡轮长长气笛声。满载高射机枪连官兵和武器装备的长江渡轮,便起锚驶离浦口镇水陆两用港口码头离开江北岸浦口,开始涉越水深浪急碧波万顷滚滚东去的长江宽阔水域。
满载高射机枪连人员武器装备军列进入长江渡轮越江过程,非常出乎大家主观想象和意料之外。载运着超重武器装备和人员火车渡轮在江水中运行,庞大船体吃水较深平衡性非常好晃动微小十分的平稳。
特别巨大柴油发动机大马力排水冲击推动火车渡轮,基本上没有影响运行之中渡轮相对稳定性。火车乘渡轮颠簸幅度不大或可以说十分微小,几乎与陆地铁轨上高速奔驰火车行进并无二致。其相对稳定性甚至超过快速行驶前进的火车,这使从没有乘过火车渡轮战士们大开眼界。
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和武器装备乘坐庞大长江火车渡轮,缓缓行驶在宽阔深邃浪潮汹涌碧波荡漾长江水域。刹那间呈现出江面上浮渡船、渡船上载火车、火车上载汽车、汽车牵引装备、车中载乘军人,展现出一派令人赏心悦目奇特壮观立体画卷。是那个依靠轮渡越江特殊历史时代铁路交通客货车辆,军事列车跨越万里长江天堑无与伦比独特风景线。
这种情景极大吸引着过往船只及两岸行人灼热的目光,是那个生产力十分落后交通不发达时期。祖国南北交通大动脉只能靠庞大笨拙江水中渡轮,穿行于波涛万顷长江南京段特有奇异不可复制壮观景色。
指战员们在缓缓行进渡轮钢铁甲板轨道车厢中上举目远眺,人们依稀可见长江南京段下游数公里不远处,正在规划建设施中的南京长江大桥十分忙碌现场。拔地而起九个气势恢宏高高耸立的巨大深水钢筋混凝土桥墩,壮美雄姿初现傲然屹立于湍湍而流水深浪急江面之上。
当时部分已经初步竣工威风凛凛巨大江水桥墩之上,已铺上设计美观新颖厚重坚固桥梁主体构件部分。更有已经前期建桥工人初步完成合拢新建宽阔桥面,两岸桥头堡处的底层双轨铁路基桥雏形已初现。展示首座自行设计建造世界第三中国第一大河长江大桥,进展十分迅速不久自火车面世以来乘船越江将进入历史。
大家安然舒适乘坐加速行进渡轮不时观赏耸立于江面桥景,七嘴八舌纷纷预测万里长江南京两岸地区的将来,天堑变通途己经为期不远或可以很有把握的说指日可待(时隔仅仅两年以后的一九六九年,高射机枪连从上海乘坐火车,经南京铁路大桥前往天津驻防)。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高射炮兵第二师所属部队指战员,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南征北战军旅生崖中,乘火车渡轮横跨长江将成为仅有也是最后一次,她必将成为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南京长江轮渡告别之旅。
闻名于世近代社会万里长江南京地区乘火车渡轮越江,不久便会被横跨长江那气度恢宏铁路大桥所取代。中国历史上二十世纪初叶建设并投入使用,运行使用几达半个多世纪的长江南京段水域火车渡轮,将成为中国近现代交通运输历史有趣陈迹永远留在人们回忆中。
满载高射机枪连的军列渡轮在长江宽阔江面上平稳行进,耗时并不多仅仅十几分钟便抵达长江南岸,顺利进入毗邻南京市的下关岸边轮渡港口码头。
靠近南京下关江面上的渡轮轨道与地面陆轨道顺利完成对接,码头调车场蒸气机火车头轨道上剧烈迅速空转跳动后。喷射波澜式翻滚徐徐上冲乳白色浓重气云,间断频频响起声声汽笛鸣叫似乎在向人们宣告。早年奉命进入苏皖江北地区执行机动作战凯旋归来部队,即将进岸轨登返沪列车回归上海担负新的要地防空作战任务。
南京下关码头站台火车头各自分别牵引江面渡轮军列各车厢,先后顺利平稳进入码头铁路调车轨道。部队装备人员所乘渡轮军列安全顺利跨越长江,全部正式进入长江南岸历尽沧桑古老南京的水陆并用火车站。
部队利用军列在长江南岸南京下关码头车站调车场,铁路调度员重新调整编组短暂时间段过程中、。连队见缝插针及时命令闷罐车厢全连各个班排抓紧时间,进入到南京下关火车站附近地区所设兵站用晚餐。
大家进入兵站急匆匆草草就餐后重新登上火车时,包括高射机枪连全体指战员和车辆装备,与高射炮兵第二师的第五团三七炮八连部队。共同组成长江南岸沪宁线同一军事列车大型返沪梯队,结束苏皖长期机动作战从南京一起回归上海。
高射机枪连人员和武器装备所乘军列轮渡越江过程,十分快捷准时平稳安全顺利到达彼岸码头车站。两个火炮作战分队临时组合从南京启程出发时间,自然较原来拟定铁路军列运行计划安排有所提前启程。
苏皖机动作战返沪军列当天下午黄昏前大约十八时许,夕阳映照彩霞飞扬中的南京下关码头调车场。早已完成并轨编组对接的火车头几声浑厚长笛鸣叫,喷射着浓重水蒸气开始起动牵引列车缓缓驶出南京车站。
彼时初夏时节长江以南沿江地区一般自然规律昼长夜短,沪宁线两侧品种繁多的农作物黄昏中愈发色彩斑斓,满载两种武器装备由西向东疾驰前行的长长军事列车,在洒满晚霞的辽阔苏南平原苍茫大地全速前行 。
天色渐暗行进军事列车所经地区那迷人江南美丽景色,仍然进入车厢中翘首观望指战员的眼帘。长江以南沿江地区城镇和乡村普遍十分富足,与江北地区贫瘠土地十分落后面貌形成鲜明的对比。同一片蓝天下两地咫尺之遥一江之隔南北两个世界,泾渭分明天壤之别地区发展严重不平衡可见一斑。
苏南沿江地区景色犹如电影屏幕上美丽画面绚丽多彩,展现于车行人们眼前转瞬即逝一闪便匆匆而过,时间虽然极为短促快捷却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特别是对那些从未到过苏南地区众多北方落后地区新战士,眼望这绚美多姿异域江南田园风光。尤其长江南北沿江两地区对比巨大而鲜明的反差,令大家感慨万端唏嘘不已实在是大开眼界犹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
苏南沿江地区沪宁线两侧大家可视距离民居建筑独具特色,与江北地区土茅屋相比较有着十分显著特殊性。这一地区大部分集镇乡村鲜见贫穷土墙房屋建筑,进入眼帘大多为清一色青砖小瓦白灰结构新潮阁楼。整洁清新庄重高雅略显古色古香别具一格分布考究有序,苏南沿江流域地杰人灵富甲之地风貌淋漓尽致表现出来。
那高高耸立拔地而起风格各异众多单幢两层民居楼阁,散落于沪宁线两侧广阔田野乡间集镇中,建筑风格新颖别致砖瓦结构坚固耐用古朴大方,充分反映出苏南沿江地区历史和现实相统一的富裕之乡的韵味。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江南地区漫长发展时期,地外沿江平原位居沪宁线周边绝大部分集镇乡村。地理和历史及传统等诸因素导致人口较为稠密,使世代居住这里的原住百姓惜地如金土地利用率极高,粮菜和各种经济作物种植精耕细作绝看不到任何浪费之处。
快速奔驰军事列车行进过程中虽仅仅为走马看花,也深刻反映苏南地区富裕之乡人民丰衣足食。历史上流芳千年传颂万世江南鱼米之乡美谈,真乃千真万确名不虚传并无任何溢美夸张之嫌令人赞叹不己。
在那茫茫沪宁线田野上由西向东快速奔驰部队军列,随之不久夜幕降临火车逐渐开始了夜间运行阶段。待到次日黎明时分晨轻启恰又赶上天公不作美,乌云满天星月隐匿酣睡梦醒众战士举目车外一片灰暗
军事列车毫不担阁搁很快驶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园林之城苏州,江南梅雨之季降水量要大大高于长江北部地区,雷公怒发冲冠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即刻电闪雷鸣。顶着淅淅沥沥越下越大的初夏之雨高速行进列车,马不停蹄风驰电掣般向此行终点站华东前哨上海飞奔。
载运部队官兵和重型武器装备军事色彩浓重的沪宁线列车,当日上午十一时终于抵达上海南翔火车站。此时狂风暴雨不但未有间歇迹象反而越下越大,且乌云压顶天地一色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如注而泻。
部队如此重大军事行动偶遇这等严重非正常气候条件,无疑是对全体官兵完成铁路长途摩托行军重要考验。恶劣气候大家只能在暴风雨中完成装备行军状态转换,这自然使军列平板车厢上武器装备正常卸载难度加大。
南翔火车站地处上海西北郊建筑简陋粗放为货运和军列专用,早有先期到沪若干师团机关先遣人员提前到此迎候。他们身披着草绿军用雨衣顶风冒雨站立在货场旁,翘首观望等待苏皖机动作战归来的梯队军列。
暴风骤雨中缓缓驶进上海南翔站军事列车闷罐车厢中,高射机枪连指战员正跃跃欲试准备车停下车。刹那间只见有一位中年干部着空军制式军装打着雨伞,急速向缓缓进入车站即将刹闸的长长军事列车闷罐车厢走来。待他急匆匆快步来到近前大家才认出芦山真面目,原来他就是高射炮兵第二师兴化机动作战期间。奉命下到高射机枪连挂职锻炼的军机关干部,曾长时期担任基层连队正副政治指导员职务的魏奎。现早已经正式耀升为空四军机关党办副主任职务,他作为空四军代表随工作组来车站进行检查督导。闻讯曾长期基层锻炼过高射机枪连同车到达,特冒雨赶到南翔火车站货场军列高射机枪连闷罐车厢,迎接并看望昔日苏中腹地兴化机动作战归来的老战友。
风雨交加卸载军列中牵引武器装备车辆时间紧迫而匆忙,大家也无睱与之多谈仅与其三言两语稍事寒暄。便都冒着倾盆大雨紧急快步前往军列平板车厢,相继解除车厢中固定车辆和武器装备的粗大绳索。狂风暴雨中陆续将各台牵引运输武器装备车辆,缓缓引导逐渐安全进入地面开阔场地停泊,有序排列在上海南翔车站外侧公路旁待命。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驻沪高射炮兵第二师所属各部队,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凯旋归来之际。奉命驻防华东地区战略要地上海市初创时期,各基层火炮作战阵地和指战员居住生活条件异常艰苦。
当时整个国民经济处于战后恢复发时展时期百废待兴,国家用于部队军事领域基本建设的资金十分有限。解放后建国初期国内国际阶级斗争形势尖锐复杂,驻上海防空高射炮部队战略战术调整变化比较频繁。全师部队包括领导机关在内以及各个基层作战分队,长时期处于居无定所阵地频变四海为家打游击状态。
那时部队进驻上海后相当多的一部分基层火炮作战分队,大多是按照解放后建国初期敌情演变实际状况,以及担负保卫目标任务来设定临时防空作战阵地。基本上大多是借用沪城地区及周边海空军各机场营区,或者是上海市内重要领导机关和各厂矿企事业单位,以及部分需要重点保卫政治经济军事要地之处所。临时借用或短期征用相结合方式设营驻防,部队自有和自建的规范式标准营房阵地非常有限。全师所属部队离沪长期苏晥地区执行机动作战任务,此时突然归来重新进入到上海市各地区驻防。原来部队的大部分防区营房和阵地早已时过境迁面目全非,实在很难再按.早期原各部队序列重新进驻安排营地。
况且苏皖地区机动作战归来空军高射炮兵第二师所有部队,同全国所有防空部队一样面临援越抗美参战重任在肩。只要越南战争演变形势发展需要上级一声令下,立刻可能开拔出发奔赴国外战场投入对敌战斗。
这期间苏皖机动作战返沪归来的全师各所属部队基层分队,在沪城担任战备驻扎期间很大程度上只能是暂栖身。苏中兴化撤军返沪部队各火炮分队只有部分单位回归原营地,还有相当多的基层火炮作战分队只能进入临时驻地待命。
机动作战归来高射炮兵第二师高射炮兵第六团各火炮分队,依据当时国内外形势和上海地区防空作战需要,绝大多数暂时被统一部署安排在沪城北部一带地区。
当时越南战争形势发展非常严峻部队援越抗美已迫在眉睫,开拔出发参战并不是十分遥远或者很快到来。师团领导根据这种客观实际情况只可采取权宜之计,相当部分基层火炮分队只能暂时陆续进驻相对集中的地区。
适应当时这种国内外形势演变发展十分复杂客观实际状况,决定苏皖机动作战归来的绝大部分火炮分队和部分机关,临时进驻建国前期原国民党政府半拉子工程,上海北部地区长江入海口南岸的月浦机场。
依照苏皖机动作战返沪后师团部队领导机关事前安排和部署,己经对各火炮分队进驻地区作出了具体计划安排。此番苏中腹地兴化北部地区作战归来高射机枪连,被安排在解放后建国初期五十年代部队自己施工建造,位于上海市北部地区宝山县(现为区)宝扬路的部队老营区。
己经列队整齐待命在站外等候多时的高射机枪连车队,遵照师团领导机关指令由一名参谋带车引导下,在疾风暴雨中启动各个牵引运输装备车辆,迅速驶离了当时地处上海西北远郊南翔货运火车站。
车队行驶时间不长便拐了一个较大的直角弯,很快进入了沪城北郊地区一马平川的宝山县地界。
高射机枪连车队飞驰在宝山县十分平坦郊外大地公路上,当时新扩大修建竣工启用不久十分宽阔乌黑柏油公路,骤雨溅起水花形成一片白茫茫犹如轻雾凸起于路面。在黑云压顶的滂沱大雨急剧击打吹拂中急驰,车行公路两侧已齐腰深青翠墨绿棉田沙沙作响不绝于耳。
江南上海此时特有梅雨天气十分有趣且富有特殊意义,华东前哨战略战术要地繁华大都市上海。以十分少有初夏首场电闪雷鸣暴风骤雨仪式,为早年远赴苏皖北部机动作战归来的指战员接风洗尘。这种寓意深刻富有诗情画意的特殊欢迎仪式,独具匠心别具一格预示着这支部队风中来雨中去,为不久的未来迎接暴风骤雨式援越抗美战争的到来。
当车队行至宝山县江杨路上海钢铁三厂附近十字路口,便西向转弯进入呈偏东西走向宝山县宝扬路地段。刹时间那既熟悉又陌生久违的部队防空作战老营地,很快便进入到阔别已久早期参军连队指战员视野,赫然十分醒目显现于苏皖地区远征归来全连官兵面前。
地处上海市远效宝山县东部宝杨路中段一带,沿其中段向南约有五百米左右一块开阔地带。解放后建国初期部队自行建造的防空作战营地,其四周地带广泛种植翠色欲流疏密有度大片棉田,视野之中所见其附近并无任何民居村落。
座落于一望无际百頃连片茂盛的棉田中央地带,防空作战阵地掩体错落有致高高凸起十分醒目。偏东西走向两头凸中间长部队营房伫立于其西北侧,尖顶房屋上覆盖全为清一色长方块旧式红瓦,灰白粉外墙壁斑驳点点局部大片己脱落。
这里防空部队营房较长时期并无任何单位在此驻留和使用,维护修缮不足损坏十分严重多少有些破败不堪,原本建筑质量不高十分简陋房屋略显有些老旧,但它们不失当年初建时格局规范整齐划一军营应有风范。
其侧边数座平地凸起九座四联高射机枪阵地大型掩体,初建时为凸起地面一米高旧砖石块垒砌。虽然一直空置处于长时间废弃休眠状态,然而其独具特色新奇别致排列有序略显威严战斗姿态和风格,仍特吸引风尘仆仆机动作战归来的指战员侧目。 
当年早期驻军部队为了适应快速进入战斗岗位要求,所建营房并不朝阳而是呈偏东西凹型半背阴状态。长条状态房屋建筑形式全部面向前方作战阵地,各座办公仓储和住宿房屋门窗较小采光受限不够明亮。
苏皖北部地区数年机动作战归来的高射机枪连车队,驶进久违的部队营区后大家依照连队统一安排。其凹型营房底端较长部分为全连各班排战士集体宿舍,凹型营房两侧凸起部分为连部办公室和连队家属用房,以及续接伙房就餐食堂和炊事班宿舍及连队仓库用房。营房凹形建筑布局前端开阔地带的中心地区部分,安排为连长办公室兼连队作战指挥所和战备值班室。
此刻全连九座ZPU-4高射机枪进驻砖石构坚固凸起掩体,傲然耸立在营区以东十分平坦大片棉田之中。周边农村人民公社生产队土地上长势茂盛绿油油的棉田,众多疏密相间墨绿植株秧茎花蕾点点含苞欲放。使这座防空部队营房和阵地犹如设于五彩缤纷的花丛之中,那苏中兴化归来刚刚进入自己栖身之所ZPU-4高射机枪,四十五度角昂首向天战斗姿态更显威武雄壮气度不凡。
高射机枪连随同全师各部队长期在苏皖北部地区机动作战,数年身处异乡外埠到处颠沛流离四海为家居无定所。如今指战员总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像样的家,连队住宿生活一应设施基本齐备射击阵地格局适应战备需要。
此时此刻全连指战员从上至下所有干部和战士,都有了一种久违的安居乐业之感自然喜形于色。大家心情格外舒畅怡然自得倍感十分安逸舒适,各班排新老战士也包括连队各级领导干部们,都兴高采烈进入到自己制式建筑规范化营房居所。
当时已然从苏中地区回归上海高射机枪连指战员当中,刚刚参军入伍不久众多年青新战士,几乎要占全连总人数百分之三十以上比较高比例。大多数新参军入伍战士都来自内地偏远山区农村,从未见过具有现代风情大城市是何等模样,特别是国内国际知名度极高的特大型城市上海,更是闻所未闻根本不知心中这座东方明珠芦山真面目。
部队常年苏中腹地水乡兴化地区机动作战归来,返沪初入上海市远郊的宝山县宝杨路营地。他们更是梦寐以求实在难得有机会能见其一面,连队领导决定借周日放假例行休息闲暇时间,在绝对不影响上级规定部队正常战备值班的情况下,分期分批由各个班排熟悉上海市情况老战士带队。进入闻名遐迩上海南京路和淮海路商业贸区游玩购物,借此机会浏览市容大开眼界一饱眼福尽享世界知名都市之繁华。
全国觧放以后直至毛泽东发动“文革大革命”之前的上海市,当时民俗市风和人们言谈举止以及社会交际方式,还深深留有早期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影响的历史痕迹。众多方面与全国内陆大中型城市相比较均有着十分明显不同,突出表现在生活方式特别前卫思想观念的开放和外化。
上海闹市区繁华地带尤其是南京路和淮海路商业圈,街市店铺建筑群质量和风格十分独特鲜明,较多反映出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政治文化风韵。各阶层人士交际普遍使用带有周边江浙特色的沪语方言,其声韵音域与普通话截然不同独具抑扬顿挫之律。使初来乍到外地人感觉十分新鲜且优美动听,让人感觉奇特新颖富有西方情调犹如步入陌生异国。
当时上海市区企事业特别是为数众多大量民族资本家,国家大规模社会主义改造公私合营以后。他们大多数人仍担任要职并享有各种特殊政治物质待遇,尤其是其作为各企业或公司资方老板仍余威未减。十分丰裕奢华富裕物质和精神生活常常喜形于色留于言表,很多高级资方人士留连商贸街区奢华消费屡见不鲜。更有甚者老夫少妻挨肩搭背亲密相拥而行现象,并非个别比比皆是司空见惯十分普遍被视为时尚和新潮。
那时上海市区社会生活前卫时髦青年表现得十分开放,青年男女相恋谈情说爱我行我素从不避人。情侣之间十指相扣携手相拥亲昵有加随处可见,街头闹市商场公园大庭广众成双入对触目皆是屡见不鲜。那个历史时代大上海较多保留了欧美西方世界影响,或多或少程度不同保留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之痕。
二十世纪中后叶漫长历史时期六十年代大上海城区,傲然屹立于滚滚东去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地处河桥之畔高耸入云富丽堂皇的上海大厦;南京路上商贸中心鹤立鸡群高入云天的国际饭店等。众多极为著名享誉中外现今光芒仍存标志型建筑,均为当时“阿拉上海妮”引以为骄傲自豪的光辉典范。
当时诸如上海外滩黄浦江中外巨轮;南京路高层叠起商贸楼宇;栉比鳞次商铺云集淮海路;宽阔宏大气势磅礴人民广场等。确实令初入上海身披戎装战士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深感作为中国最大世界闻名的东方明珠上海的确名不虚传。
彼时上海街头闹市各类小吃花样繁多风格独特质量一流,独具江浙特色中西合壁名冠全国闻名于天下。尤其是那各种大小风味餐馆里外透明精粉肉馅馄饨,免收全国粮票价格低廉味道鲜美堪称沪市一绝。
更特别具有沪城百年历史沧桑富有古老鲜明西方特色,是那独具大都市历史风采穿梭上海街头闹市。当街蹒跚而行远闻近听浑厚纯正铜铃响叮当,历尽世事经久不衰载客众多有轨电车仍在运行。愈发显示出大上海包容兼并海纳百川风格,使人不由得思绪万千感受到现代都市历史发展轨迹。
如此林林总总千姿百态绚丽多彩绚美多姿城市风光,使受命驻防上海高射炮兵部队众多新老战士,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识更多的体验了城市化优越性。
连队中相当一部分首入上海市众多山区农村新战士,在这短暂十分有限假日走马看花式浏览过程中,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犹如红楼梦中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此言绝非刻意贬低社会生活中某些特定阶层和人群,或者巧言令色故弄玄虚笔下生花借以哗众取宠获取文效,他却是当时那种历史条件下国家发展极不平衡时期,全国城乡之间存在巨大而特别悬殊的差别所使然。
部队风尘仆仆从苏中腹地水乡兴化机动作战返归上海,指战员进入较为良好规范化设施完备营房和作战阵地。正规化作息制度程序化操课战备工作和生活步入寻常轨道,遍尝规律化无忧无虑快乐时光充满雅兴军旅生活。然而这种轻松安逸状态仅仅只维持了极为短暂数周时间,事物发展变化之迅速几乎是转瞬即逝持续时间并不太久。那十分繁重而又异常艰巨奔赴东南亚地区作战任务,便如泰山压顶从中央到基层由上至下迅速凌空而降。


A卷(华东剿寇篇)共五章结束
 
  

Bottom
浏览时间:2021-9-28 9:16:23
Copyright © 2006 - 2021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号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